我做了一个特别的决定:在距国庆假期还有两周的时候,请假回到家乡。

家乡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在那里,你根本感觉不到时间。
坐在大门口,看阳光笼罩着的小巷,莫名其妙中便获得了一种无端的永恒感,根本无法辨识这是2007、2004或者1998。母亲微笑着看着我,问我会不会胃凉,一如十余年前一样,然而事实上我早已没有了这个毛病。
“呆在这里都不会觉得老去。”我对母亲说。
那里的秋天永远都是晴空万里,我把母亲的母亲用过的老旧的躺椅搬出来放在院子里的杏树下,就是为了倚坐着看树叶间游走的细碎的阳光,根本无法辨认这是2007、2010或者2018。
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惊觉过去发生在外面的一切原来不过是一场旧梦,绝对真实的却仍然是我向来熟识着的这所有的一切:青砖墙,随风摇曳的杏树,墙外锈渍斑斑电线杆,以及大娘大妈们一如既往的方言。
于是终于坦然了,我或者仍旧在梦中,有一天,梦醒的时候,会忽然发现所有已经忘却的但曾经熟识着的一切,以及永恒……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