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当初决定到南京来,或多或少是冲着六朝的。
那是一个令人心仪神往的时代,虽说几百年里战乱不断,但于今人来说所有的苦痛早已经淡去,唯有古人们在苦痛中挣扎探索出的对世界、对人生的透彻领悟像磁石一般,散发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然而,事情似乎并不如我期望的那样,才到南京不久,住在乌衣巷的朋友Jove便向我抱怨道:
“受不了了,南京简直是一点文化底蕴都没有,几经周折搬到夫子庙这边,企图寻找一丝文化的痕迹,结果到了一个集贸市场,唉……”
叹毕,Jove又开始怀念西安:
“什么叫文化?街坊邻居大清早沾着清水在大雁塔的广场上写字才叫文化!”
我不以为然,认为他只是思乡之情过甚,再说,总得给自己些许安慰,大老远地跑来却发现一无是处岂不亏大?
然后,远在广州的阿山也开始打击我:
“南京?……虚荣!——南京的美眉是全国出了名的虚荣!”
我还据理力争:“可是,毕竟还有过六朝,六朝的阿!”

后来,开始加班,也就较少理会这些形而上的东西,可是身居辟所,寂寞难耐,书总是要读的,而且据说张广天的那几张碟子也出版了,全国各大音像市场都有售,不能不出去跑跑。本周有了清闲,一大早便跑到了繁华的湖南路,闭塞了多时,希冀去看看近来又有哪些人出了哪些的书,有没有什么新颖之处。终于得了大失望:诺大的一个湖南路,也是在南京号称一大商圈的,商厦云集,不亚于北京的王府井,流行服饰、箱包、珠宝小店数不胜数,更是王府井没办法比的,可是仅有的几家新华书店却是小的可怜,没有多少书,而一半以上又中小学的辅导资料,音像制品更是无迹可寻!
不过最后终于也没有空手而归,附近的军人俱乐部有个图书批发市场,在那儿花了些功夫,也还是拿到了几本书,甚至有一本在北京都很难买到的《艺术世界》。然而毕竟是批发市场,书籍堆放混乱,人声嘈杂,全然没有书店的那种感觉。
古都南京呵,真是应了那句诗:“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啊!

anyShare分享到:

One Comment

  1. 還記得當初去英國讀書時,還沒到我們學校時,也是滿心期待能看見自己心中給這間學校勾勒出的美景 然而抵達後發現ㄧ切並非想像中的好,心中失落到有轉校的念頭 但是最後還是告訴自己留下來吧!既然當初選擇了這裡 然而ㄧ年半後,深深愛上了這個位在山丘邊的大學城 因資訊不發達、山坡路難行、假日無熱鬧地方可去, 所以欣賞街道的美、出太陽時躺在河邊曬太陽、看著優閒的老人在假日時於小鎮市中心採購、提著重到不行的食物在山坡路上行走大半個小時回家等等生活片段,都成了一種美麗而幽靜的回憶 我想南京的尋夢之旅,也許需要生活在南京的你們,花更多的時間在那諸多悠悠小徑來探詢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