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六年,五月,茶味人生

每种茶叶确实有其本身的味道,但并不总能尝得出来,这有时会让人觉得意外,那是种刹那间的陌生感,于是难免要皱眉头:“怎么会这样?” 然而其时确然是这样,人便会被瞬间的错觉所蒙蔽,以为当真是这样,直到不久之后,熟悉的味道重新归来,原来阿萨姆还是浓烈的阿萨姆,乌瓦还是淡雅的乌瓦。

人生又如何不相似,对于悲观者来说,其熟悉的味道是忧郁,却又难免间或的欣喜;对于乐观者,其熟悉的味道是欢乐,却也不能阻挡时而不时的苦痛侵袭。
“怎么会这样?”,便一纵以百了。
世界发了疯,异样的情绪四处蔓延,以至于他们认为我们有问题,认为十分之一的人不正常。

我是悲观兼焦虑的人,而最近竟然也会陷入少见的心平气和:启动WIKI归档技术心得接受又一个项目夭折的事实再次将身心投入到Multimedia方面的研究参加公司周年庆参加W的婚礼参加VD的workshop关注愈演愈烈的又一次通货膨胀关注Google关注韩半岛和金胖子。

真的,冲茶,一不小心就会觉得味道不对,有时是水温不够,有时因为冲泡时间太长,有时大约是茶叶放少了,有时压根儿就不知道为什么。
没事儿,下次或许就好了。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