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五年,八月,被吞噬的时光

南京今夏多瓢泼大雨,或者在午后,或者在傍晚,我常常因着不同的目的疾走雨中,却是同样地心神不宁,郁郁寡欢。

与压力的斗争犹如一场拉锯战,时而以为胜利在握,时而以为一败涂地。睡眠也并不好,常常忆起逝去的欢乐时光,怀疑还能否在未来的生活中将其再现。性格变得执拗而孤僻,倦于联系老朋友和亲人——我总是渴望倾诉自己的不适,但这只会给他人不好的印象。
情绪的异常是很难博得他人理解和同情的,他们通常认为这是没有毅力的表现,是不好的性格。

如同十多年前一样陷入困境——我一度以为这不会发生,然而既然已经发生,便是已经发生,我不得不接受这现实。这反而令人能平静一些,放弃急躁的对抗,做好持久作战的准备,勇于习惯当下的状态。

最愧疚的是因此对不住许多人,对不住家人,总是令他们牵挂;对不住L,偏偏在如此不好的状态下遇见她——我本能给她更多的关爱。

黑暗在无情地吞噬着我的时光,等待它心满意足,还是竭力反抗?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