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五年,七月,陷入泥潭

瞬间陷入泥潭。

其实,征兆老早就开始隐现,然而那时非但没有想办法去应对,且还有些自以为荣的样子,任其发展。
终于,在某些外界因素持续不断的刺激下,7月,陷入泥潭。

曾经自诩心理素质如何好,如何坚强,那是建立在曾经锲而不舍与各种挫折斗争的基础上的,不幸的是:原来并没有获得免疫力。

于是,焦虑症发作:危险被无限放大,机体进入持续的应激状态,正反馈启动,恶性循环。
“如果……,该如何?”
这个问题成为脑袋里的一个守护进程,可是,无解。

“不会的。”
“那万一呢?”
“又不会死……”

是啊,又不会死。
可是,我想要的有那么多……

从前,焦虑症无法靠近的一大原因是自我肯定感太强,自信而自负。
现在,这些都随风而去了——你必须和他们一样,只有和他们一样才有意义,这便是生命的原则,之前的路,错了!

精疲力竭地,在漫无边际的泥潭中不能自拔,挣扎一次便深陷一点,望着远处的岸:漂亮的绿草地、红的枫、漫散着的银杏叶,皆是过眼云烟。

还能走近它们吧……
一定会的,可以学学明希豪森男爵,于是,不由自主地摸摸后脑勺,嗯,是的,需要一根小辫!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