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七年,一月,冒险开始

新年伊始,回了趟北京,发现这个城市已经面目全非,变得癫狂而吊诡:
中关村巷子里隔三差五的小摊不再卖盗版盘,而是挂满各色的房源。多少人都身价几百万,没有人再关心工资,神马浮云而已,大家都热衷于把小房子换成大的,一所换作两所……
人们像买彩票一样疯抢购车指标,而实际上这个城市的地面交通几近瘫痪,数已万计的人们在地下四处流动……

我顶着北方特有的寒风在四环边儿上伫立了一小会,感受眼前的熟悉和陌生:

两天时间,办了两件正事,会了七八老友,吃了六顿饭,值了!

北京今冬无雪,南京却拼命地下了一周,气温剧降,饱受了感冒折磨。
南方的雪浸满了潮湿的味道,那种寒气直逼骨髓,同样铅灰色的天空,给人的是惊惧而非惊喜:

我在火车上读了一本书,里面说:“草坪一望无边,大家喜气洋洋,太阳升起落下,人们来了又去,时间像空气一样流淌。”
此刻,冒险就要开始。

anyShare分享到:

2 Comments

  1. 今夜小孩子感冒,不断的折腾,久睡不着,就上来看看。
    写的不错,感觉挺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