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

若干年前——还在上大学罢——过年回家的时候,听到二子哼一首带点儿京片子味儿的歌,如今词已忘光,只记得起首两句:
“年年过年我想着北方,北方是我家乡。”
那时哼着玩的,大家都待在北方或者打算待在北方。

可是不知道怎么搞得我一个人跑到南方了,于是开始怀念那首歌儿,问人、上网查,究竟是寻不到。

倒是没有问过二子,我已经有些怀疑还是不是那家伙哼的,没准儿记错了,是别人,譬如胖子。
二子有时候怀旧怀得煽情,前几日忽然发消息给我,告诉我在读十年前的与同学的书信,甚为感慨云云。我是颇惊愕的,自己这样的怀旧派也顶多翻翻以前的日记而已,何况现在已将之封箱多时。然而不日又收到鹏儿的消息,说回忆起05年新年在中关村南四街“东北虎”的那次晚餐。

结果,我越发想听一遍那首老歌儿了。

经查证,乃尹相杰的《老街坊》:

《老街坊》

词:赵大鸣
曲:陈翔宇
演唱:尹相杰

年年过年我想着北方
北方是我的家乡
想起当年的北京城
还有那儿的老街坊
低头不见他抬头见
同住一个四合院儿
一家锅里煮的香喷喷的肉
嘿它一个院都香满房
亲亲热热真真儿的忘不了
我家隔壁的老张
和和气气的好人缘
总是一副笑模样 嘿嘿
春种月季秋赏菊
还有一个金鱼缸
自拉自唱哩咯楞他自个儿乐
嘿唱不免的马连良
老街坊如今你们怎么样
老街坊看不见就想得慌
西屋里住的小英子
是我童年的偶像
大眼睛眨着个双眼皮
她的小辫子儿特别长
放学回家我去了一趟
去了一趟后院儿
后院大娘看见我就端出一碗
冰冰凉凉甜甜的酸梅汤
十冬腊月飘着雪花儿
那骆驼就排成了行
门口买的那个小风车儿
还有脆甜的关东糖
大三伏的暑天里头冒着热汗涟涟
还能摇起那把芭蕉扇
大树底下凉爽好乘凉
风吹那个槐花儿香

咱不是北京人,跟北京城无关,只是怀念北方。

anyShare分享到: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