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四年,十一月,山火蔓延的深秋

雨季来得比往年晚,都这么说,我就一点儿也没觉察到。
所以山火蔓延,数万居民被疏散,房屋尽毁。自由主义者们责怪环保不力,导致气候异常;保守主义者则认为限制砍伐导致枯死的树木大量堆积才是罪魁祸首,莫衷一是。

然后我又开始咳嗽,伴着轻微的感冒症状,心里面也压抑起来。
天气还好的时候我去拜访过老茂,彼此探询了一下换工作后的一些近况,只是我对FB仍旧没有太多好感,觉得它靠卖用户数据赚钱不体面,偏偏又吸走了大量的人才,让他们不能在更重要的领域发挥有意义的作用。

一天早上,等火车的时候看到Josh在领英上转了个帖子:原来是杜比耳机发布了
整整三年,花在上面的心血可不是一点点,一度以之为傲,视之为孕育中的胎儿,就等着它呱呱坠地。现在看到这个消息却只有一种释然,觉得没白忙,也没有半途而废。

第一场雨直到感恩节才来,才一宿的功夫空气就变得异常清澈,真的就跟洗过一样。那个下午我带着K去阿拉米达溪边散步,出门的时候还阴着,刚到溪边云就散去了大半。我一边拍照一边跟K讲:“看,就是要有光,有了光景色才会变得漂亮起来!”
路上还碰到两个老太太,孩子似的在树底下捡落叶。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