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四年,三月,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雨季延续,潮湿而清冷。
下班时经常看到各色各样的云,或高、或低、或浓、或淡、或轻、或重……
要是年轻的话必然是喝茶读书的好时节,我想。

然而我得抓紧时间翻地——门前早已杂草丛生,不堪入目。
邻居老印每次看到我在泥地里忙活就竖起大拇指,“Good Job!”人家是一搬过来就请园丁整了的,据说要好几千,咱家可批不下这么大的预算。
工程浩大,搞了三个礼拜,挖掉的杂草门口堆的满满的,借了老印家的垃圾桶才好不容易倒掉。
得去谷歌脸书,得多赚钱啊,家里不断地敦促。

项目组的小印跑了,说是去了亚马逊,我思讨这家伙可真精,140一到手就跳。
“不想跟我一起把现有的框架移植到RTOS上了么——搞定了你可就成C++超级专家了!”,跟他最后一次吃午饭时我揶揄他。
“蛮想的,然而——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嘛!”
背后的意思无非是“少给我装情操了吧,赚钱才是正事”。
新闻上说亚马逊这次单Alexa部门就在湾区招1200人,大把大把的股票,而且据说门槛低得都要挖坑。

地铁上,看到的却是新贴的极右标语:“终止H1B项目,把工作机会还给美国人。”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