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六年,十月,时至深秋,岁月已老

去一趟小岛成了每周末例行的活动,一来是近,二来是人少,然后多少还能收获一些果实。因为缺水,大部分果树都结不出来什么东西,但必然有足够顽强的,比如桑葚,无花果,还有芭乐。芭乐真是厉害,在那般干涸的土壤里竟然也能做到枝繁叶茂,还挂出一树的果子来。

芭乐,也叫番石榴,英文名guava

湖面上波光粼粼,偶见人泛舟,不由地想起了韩国的忠州湖,但实际上二者相差甚远。
那为什么又会有这种感觉呢?
我想可能是因为年轻时出游,处处可见其乐融融的一大家子们,常心生艳羡,而现在,彼日里所艳羡的那些也终于亲身感受得到了。
遗憾的是,彼日却不再有。

岁月显老,人就越发缅怀过去,即便那些日子清苦而寂寞。不只有醒着的时候缅怀,梦里也类似,总是会回到西安——那座我从来没有回去过一次的城市,和舍友们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后街。
梦醒时分则觉异常惊讶,惊惶之间那些细节便如云烟般瞬间消失,唯独剩下一个干枯的轮廓,就是又回去了一趟校园。

现实则纷乱而使人心烦。
大选临近,鹿死谁手,实难判断。
拿了卡的,或者入了籍的华人,有不少都挺川,万分不得其解。
华人观念偏保守,难以接受日趋极端的左翼理念,这情有可原,然而因此就接受川普,不是太过短视了吗?川普这个人本身到没有太过分的瑕疵:商人、短视、善变、能扯……不过如此。可怕的是川普的支持者——那群年老而没怎么受过多少教育的白人男性,他们想做的可比川普想做的多得多,我也不相信他们会因为哪个华人拥川就会把其当成自己人。按照现在的趋势,数年之内白人就会在美国失去多数优势,如果他们不接受新的现实(其实就是左翼的世界观),那就必须得想办法改变现实。

其实要不是好奇,我一般是不考虑这么多的,外来务工人员而已,去哪里都一样。老实说,自己抗拒川普的原因狭隘的多:这家伙一年无数个政策,巴不得把我们这群人全都撵了出去,先是撵外国留学生,紧接着是撵H1B,于是乎Nature等科学刊物罕见的涉及政治支持拜登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外,我也不觉得川普反科学,更可能是因为他的支持者反科学,所以他不得不迎合。

这个月交了表,走一步算一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