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八年,八月,写写代码画画画

日子过得越来越快,尤其是这一个月,真是那种眨眼间就过去的感觉。
后来,我在网上找到一些心理学上的解释,说理论上随着人的成长时间只能越过越快,因为时间本身是一个主观的概念,无论是一年还是一个月,人们总是同已经逝去的岁月相比而度量其长短的,就比如说一个四岁的孩子,一年的感觉是0.25,而对于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来说,一年的感觉就只剩0.025了,足足短了十倍!
只能且行且珍惜了。

因此,从前那些想做而滕不出时间来做的事情,现在都是马上着手去做。所以一下子画了好多画,有条件写生就出门写生,实在不行就在家画照片,顺便还溜个娃,一举两得。无人问津的小说也又翻了出来,细细校订了一遍,转成繁体放到了亚马逊上卖。起先的想法是不管有没有人读,总是要印出来的,结果亚马逊不支持中文书实体印刷,想印出来只能来个全文翻译了。当今读书——尤其是读中文书——的人着实少了很多,相比之下Graphic Novel受众就更广,要是画画练好了,倒是可以尝试以下。

九月份有一场GTC,很值得期待。
计算机图形学和神经网络出现了交叉,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振奋的消息。早些时候,可能只有游戏玩家关注到了(DLSS嘛),接下来影响到的领域就会广泛得多,至少应该会给被祖克伯格埋汰了的元宇宙注入一点活力。
也因此忙了起来,手里的任务一下子多出不少,写代码到大半夜成家常便饭。结果红茶的消耗量倍增,去年屯的一大包努瓦拉埃莉娅竟然要见底。最近锡兰内乱,还不知道再买不买得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