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八年,五月,花开

湾区无四季,初夏时节,仍旧忽冷忽热,冷的时候和新年那阵子没太大区别,大风一吹,人走在外边会瑟瑟发抖;但热起来又宛如盛夏,日头下晒一会儿整个人就要干了似的。就在这期间,园子里的花都开了,锦团拥簇,显得喜气洋洋,和父亲视频的时候让他看,他也大喜。

绽放的龙沙宝石

最近又开始画画。
和早些年喜欢画照片不同,现在更愿意出门写生,与其说为了画画,倒不如说是想找个有风景的地方坐坐,顺便溜个娃,即便画翻车也无所谓。坐一个小时看风景和一眼带过的感觉真得大不一样。一个黄昏,我们在Niles的旧火车站画一节旧火车,看到主街上人来人往,街边小店热闹非凡,夕阳晕染下的橱窗泛着金光。这种烟火气息确是许久没有感觉到的了。

看了好几部剧,读了半本书。
其中一部电影名为《老去》,讲得是一群人在某个神秘沙滩上一天内老去的故事,除此也没别的恐怖情节,但观后觉得毛骨悚然。然后就是《爱,死亡和机器人》之三、《暗黑》和最新的《怪奇物语》。都是与时间和死亡相关的题材,耐看,同时也让人压抑。
半部书是《老残游记》。
故事讲得是官场,自序中却道:“棋局已残,吾人将老,欲不哭泣也安得乎?”
寥寥几句,承载了付梓之际作者压在心口的那种复杂感情,也正是这寥寥几句,让我坚持读完了半部。

写了一部短篇,小说嘛,纯属虚构,想也没想就发了朋友圈,后来人提醒说别人会觉得是真的,赶紧又撤了回来。
还是努力凑足数目,有机会再结集吧。

阵亡将士纪念日那天,全家去了一个袖珍国家公园——Pinnacle National Park。不远,两小时车程,Trail不到3英里,颇适合带着小朋友们闲逛半日。风景嘛,不是那么出众,但也值得一去,有山洞、怪石;半山腰可见一汪小湖,水面暗绿,深不见底。

Pinnacle National Park

外面的世界动荡依旧。
乌克兰的战争拖成了持久战,形势可以类比于1937年的中国。也正因为有了这个对比,我才能更深刻地理解当初是战是和并非一个想当然的简单问题。

战争、通胀、疫情。
记忆中世界似乎还没有这样混乱过。
此刻再回忆起2020年以前的时光时,很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地珍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