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元年,十月,弗里蒙特

弗里蒙特位于东湾,距旧金山不到一小时的车程,与其称之为一个城市,不如说是一个大的镇子,没有Downtown,市中心就是一些超市和医院的集合,周边散布着林林总总的公寓,住满了以印裔为主的码农。相对于印度人,华人人迁移至此的时间还要早些,陪我开车的教练就是几十年前搬过来的,他说那时还是华人多,印度人出现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我推测还是因为硅谷的缘故。但在公寓,华人依然属于少数,似乎住在自己买的房子里面更符合中华文化。
公司两个新来的同事都是华裔,一个是早些年越南共产化时逃过来的难民,另一个来自台北。大家都懂国语,但聊天还是以英文为主,仿佛第二语言更有助于抹去彼此的差异。相比之下,他们比我更加中华化,不吃奶酪、土司和烤土豆;不嗜咖啡;也不碰除了买房之外的任何投资。

弗里蒙特虽然很小,但没有车仍旧是寸步难行。幸亏找公寓的时候有些先见之明,超市和医院还在骑车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每逢周末也还可以推着K宝宝步行去中央公园,到湖边看看鸭子。
记得有一个多云天,公园的景致极美,黄昏时分阳光穿破云层洒落到湖边的几棵老树上,金灿灿的,宛如仙境。

平日我上班的时候,L便痴迷于在Amazon上给K寻觅各种各样有用无用的玩儿,有一次买了一套护栏,叫做“城堡”,看着圈在里面的K,我几乎笑出声来:城堡、K、美国——这得多巧啊!

周末剩余的空闲大多花在了学车上,我信心不足,心中也总有些懊悔——这是多年前欠下的债,如今要加倍奉还了!
我便总是会想起那些旧的时光,在北京、在南京,虚妄、迷茫、不切实际……

如今不得不努力地学习如何调整情绪以及如何管理时间,这是通向成熟的必经之路。每天两小时的通勤成了最好的阅读时间,状态好的时候就读些英文小说,不好就翻翻《经济学人》。手里的一点Play Money也都零零碎碎地换成了美金,既然没有赌徒的资质,不如干脆远离赌场。

那天早晨走在市场街上,C兄发信息问我当初为什么会选择S记,我答曰:“少不更事。”
少不更事的代价就是最好的时光没有花在最值得去做的事情上,然而懊悔也好,焦虑也好,均于事无补,不如竭力在面前踏出几个新的脚印来,回头看时才晓得还在前行中。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