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五年,五月,风疾雨骤

老板走了,离开前叫了组里的几个人出去吃饭,新来的韩国同事推荐了一家韩餐馆,我惊奇地发现竟然有猪肉泡菜锅(김치찌개)卖,尝过后发现味道还蛮正,大赞。然后话题几乎一直停留在饮食上,老板讲他之前有个日本同事,喜欢天下饮食,每天中午带着他天南地北各式菜地海吃,我暗自猜想这大概是他摈弃素食的理由。
散伙时老板说等他安顿下来再聚,大家应承。

有一阵子羡慕国内的同事们纷纷做到了总监、副总裁,一度认为猫在一线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可一想到要去勾心斗角,觉得还是作罢,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今夏湾区罕见地经了几次风暴,疾风骤雨数日,连窗前的雨季都倒掉了。气温也降到了几乎和冬天一样,身体没抗住,又染风寒,咳了好几天。

政治气温也大幅回调,中美贸易谈判歇了菜。川普的说法是中共临门反悔,中共的说法则是川普要价太高,某些条目有伤国体。应该是都有道理,总之,态势急剧恶化,早就在风头浪尖上的华为这次成了所谓“代价”,几乎要被绞杀。
每次到了这种“国家危难”之际,墙内的声音就一下子就统一起来,战斗标语占满了头条,996、猪瘟、贪夜蛾、包商银行等新闻立马被挤到了小角落里。

雨后的黄昏常有一些奇异的云在天边涌动,伴斜阳,促人忆往昔,五味杂陈。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