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五年,二月,足不出户

受极地旋涡的影响,气温低到让人不敢相信,山顶上竟然看到了皑皑白雪,几乎有点不可思议。风大,多雨,完全没有出门的欲望。

躺在被窝里听倪匡的有声小说。
卫斯理的那些故事对于我来说就像真的发生过一样,所以每次重拾的时候就像重拾一些旧梦,觉得里面的人物也都如同故人一般,真的在我的生活中存在过。
在我的眼里,倪匡的地位在金庸和古龙之上,他的作品是良莠不齐,我以为这才是其率性所在,写好写坏,全凭感觉,任由他人评说。

农历新年,原先是和组里的同事合计好的,出去寻个中餐馆吃顿好的,然而最近公司里面有些变动,事情也多,最终也不了了之。旅居的时间越长,年味就越淡,连个微信祝福也懒得发。
我是始终秉着这样的观点:通信技术的发达非但没有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拉近,反而将大家隔离的根源,从前总也会在逢年过节打个电话问候旧友的,现在都是微信上一个看似绚烂却毫无感情的消息打发了过去。
问候家人,老父亲感冒病倒,让人揪心。
这边两个娃也是轮着发烧,好在是孩子,来得快去得快,没什么大碍。

想着安安静静地写写代码,看看论文,带带娃。
其实也是种奢望——安安静静本身就是中奢望。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