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五年,九月,过眼云烟

日子不知不觉地就没了,如过眼云烟。
就记得中秋的夜里我特意叫了K和凯文到花园去看月亮,以及在微信上问候问候久不见面的朋友们。
就W兄发了个视频邀请回来,聊了好几十分钟,他看上去红光满面,过得一定不错。

Tim在我上班的时候发了个短信,问,“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没。怎么?”
“CPG挂了……”
我本来早就习惯于他这种神秘兮兮又一惊一乍的风格,也早预料到这事迟早会发生,可仍旧有些震动。然后接着的几天,我老是想起先前那些喝着啤酒写代码的日子,还有那些无尽的酒会,不胜唏嘘……

另外一件影响心情的事情是脸书的一个华工跳楼自杀了,兔死狐悲呀,真的无法想象多大的打击才会让人放弃生的希望。

不能怪我老念叨,人心里还是非得有点可以倚着的念想:上帝、真主、佛、神、党国,都好。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