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三年,九月,反复,无常

主要是天气,入秋的时节里,湾区的气温罕见地触及42摄氏度。然后发现平日里根本用不到的温控器突然罢起工来——空调根本开不了。
K热得睡不着,在床上大哭,我急得团团转,却找不到头绪。大半夜爬到阁楼里一探究竟,竟然发现空调开关是关着的,才想起一定是上次清理完通风管道忘记打开了。
现代社会人们越来越倾向把烦杂的小事交给机器去打理,可一旦机器出了问题,人就会变得束手无策。

顺便联想起其它,无常这个词就蹦了出来。
一查,原来是佛教术语,指“为一切世间万物终将变异,无常存者。无常道出一切皆不真实和不持久, 它唤醒人们的恐惧。”
然后我想起小时候养猫,它们总是死。

查佛教起源,不可避免地接触到错综复杂的印度历史文化,然后就读到了古吉拉特邦骚乱。那是一次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的流血冲突,触目惊心的是细节,南京大屠杀以及印尼排华骚乱中的各种极端暴行在此次事件中一一再现,所以我怀疑人的本性坏得不可救药,不分种族,无关信仰。

给客厅装了个顶灯,除了除门前的杂草,家里欠下的活才算基本干完。
我发现自己早就不是干活的料了,动一动就腰酸背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