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七年,十月,秋日琐记

郁郁寡欢许久,终于在这个向来最喜爱的季节又找回来了几丝快乐,虽然只有几丝,且都是瞬间即逝,也觉得足以慰藉了。
有人说人生本来就是苦中作乐,或许是的。唯有接受了苦的现实,方能体会何为欢乐。

先前宁愿一个人去散步,最近也喜欢带上Kevin,聚在心里的烦恼在和小朋友们聊天的时候暂时便会消散。然后今年雨季来的早,我俩一起观赏到了雨后黄昏时分极其难得的盛景。他看到别人家门口都摆了南瓜,说想要,于是周末带着兄弟两人去农场一人捡回来一个。鬼也挂了,虽然是自己用纸剪了画的。

整个月都没有往远里跑,先是去了Niles看了落羽杉,那时候还没下雨,整个水面竟然全干掉了,惊诧不已;而后去了小岛,摘了些番石榴。另外有一天还围着湖走了一圈,那处我三年前感恩节的时候带着K来过,没想到才三年的功夫,心境就变得如此大不同。下过雨之后还去了小狼山,看到湿地恢复到从前的样子,多少有些欣喜。

雨后的小狼山

于是老想着回到从前,可是我明白这本身就是不现实的。
时光无法倒流,能做的唯有生活在当下。
听上去简单,却难以做到。我似乎已陷入同自己无休止的战争中,无法自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