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七年,五月,风不停

绿卡还没有拿到,工签又续了三年。

算是到了初夏,可气温没怎么回升,除了有一两天抽风似的热了一场,白天基本都在二十度上下。
风死命地吹,吹得人心烦意乱。
大概因此受了凉,嗓子也不舒服了好些时间。
没心思读书,就翻了几章《西游记》。
短小说倒是写了几篇:《重逢》,《》和《秘密》,主要是因为加了一个群,交作业。
在以前,写作算是爱好,现在基本上就成了一种放松方式,尤其是在这段因疫情而不得不窝在家里的日子里,几乎找不到别的办法消遣。

月初曾经跟同事们爬过一次山,那是大家一年多来第一次见面!

加州又开始了一轮新的旱情,距离上次大旱也才不过五年。
新移民源源不断地过来,却抵不住更多的人移出去,最近一次普查首次显示加州人口净减少,为此还丢了个众议院席位。然而房价仍在飙涨,与其说是供求失衡,不如说是一种货币现象。
来美六年第一次感受到明显的物价上涨,普通牛眼肉终于突破了二十块。

在后院筑巢的那对知更鸟孵出了幼鸟,大概有四只,每到喂食的时候”叽叽喳喳“成一片。我就坐在屋子里看,偶尔会羡慕它们生活简单。
有一只幼鸟不幸,没有学会飞,扑腾扑腾就掉到院子里。我于是拣了放回巢里,却又扑腾出来,几次三番,后来不知道掉到了什么地方,再也找不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