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皮锣锣

被打发到日本一元店去买凉皮锣锣的那个阳光炽烈的下午,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着一个被我嚼好多年的笑话,是从前H同学讲给我听的,一个真实的笑话。

我才上研究生的时候,曾在社会上混迹多年的H同学常常讲一些亲身经历也或是道听途说的轶事,比如什么H司公费嫖妓、福田迷药党等等,然而对我来说,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关于凉皮锣锣的故事。
H说他刚毕业的时候被国家分派到一家研究所搞鱼雷——那阵子还没有自主择业嘛,工资不高,工作不忙,平时主要是打牌,偶尔要拉着鱼雷跑一整天的山路,做做颠簸测试。
一天,上面派下来一个新项目,说是要做鱼雷壳,他们组负责设计盖子。搞了大半年,成了,可等跟人家的壳一对,才发现做大了一号——也不晓得是哪个在画图的时候搞错了单位。无奈,只好去找领导解释,好在领导大度,没打算深究。
谁知临走时H多了个嘴:“可是已经生产出的那么多盖子该怎么处理好?”
“嗯……给大家一人一个拿回家去吧,我看那大小,做凉皮锣锣倒挺合适!”

多年以后在去一元店的路上,我这才领悟到:只要主义真,凉皮锣锣是能变航母,变大飞机的。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