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飞刀

赵钱孙李
张王李赵
姓李的大概总比其他姓氏多一些,甚至多很多。
可是“小李”只有一个。
——我的意思当然是说:“小李飞刀,例不虚发”的那个小李。

刀有很多种,大刀小刀长刀短刀宽刀窄刀单刀双刀虎头刀鬼头刀雁翎刀砍山刀斩马刀,以及戒刀腰刀解腰刀鸳鸯刀鱼鳞紫金刀青龙偃月刀五风朝阳刀,甚至菜刀屠刀剃头刀都叫刀,都是刀。
可是飞刀只有一种。
——我的意思当然是说:“小李飞刀,例不虚发”的那种飞刀。

近日多做异梦,其情节之奇特诡谲常常令人在梦醒时分能惊诧莫名许久。
夜里梦见了阿P——我们在某个偏僻小镇的夜店里吃涮羊肉——我却知道是有缘由的,那是因为小李飞刀。
昨晚回家路上,一反常态地在路边书摊停驻了片刻,于是看到了两本崭新的《风云第一刀》。
“咋卖?”
“十五。”
“能便宜?”
“不能。”
“最低?”
“十四。”
“好吧!”
到家时大约八点,等到长叹息罢将书合上,却已经是凌晨四时整。
依然久久不能入睡。
早些时候只道朋友与酒是越老越好,没想到书亦如是。一本旧书,几次三番一再重读,总可以读出不一样的感受。
先前看到的是小李的仗义和“例不虚发”的潇洒,现在感受更多的却是他的彷徨、苦闷甚至懦弱。古龙是自称“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人,一副大丈夫的派头,而且也确然身履其言;可是现在从字里行间看到的,却多是一个圈外之人对圈中的告诫,便有些怀疑原来那些自命“浪迹天涯”者也并非真想去流浪,或者只是某种无可奈何的借口。在书中,孙小红被作者刻意加了过多笔墨,却愈发显得这个角色不自然,倒似生造出来的一个人,被强行安插到小李的身边,而不过是为了表达作者的一种心灵寄托而已。那两个人最终都心寄悔意,怕才是作者心中的真意罢!

前一阵子和老同桌WH夜谈,我说在读手里面的《古龙散文集》,他大惊讶:
“你怎么还在读他的书啊!那可是名副其实的浪子啊!”
我也大惊讶: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

可是有时候还是想读。
和金庸相比,古龙的小说在情节上不及金严谨,在背景上不及金宏大,但其对人性的刻画,却总比金要深刻些。
郭大侠们是虚的,浑身上下没有致命的缺点,看不见摸不着,远不如李寻欢们来的有血有肉。
至于古龙的小说总是略显粗糙,我想应该是因为他始终没有能成功跻身于那个阶层,从而获得一个舒适安逸的创作环境吧!假设托尔斯泰是个穷小子,写出的大约也不再是《战争与和平》,或者是《伯爵恩仇录》了。

然而粗糙并不等于不美,正如没有人承认凡高就会比德拉柯罗瓦逊一样。

风云第一刀
作者: 古龙
ISBN: 9787806070680
页数: 906
定价: 38.0
出版社: 珠海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5-08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