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茶的浓和淡谈起

通常认为,冲红茶时,“淡”是较“浓”更易被宽恕的错误,然而从欣赏的角度上讲,“淡”反更不可取,因为那样完全埋没了茶的本色,叫人有暴殄天物的惋惜。在实际的操作中,“浓”和“淡”基本由茶叶和水的比例决定,具体的程度需要根据个人口味来把握,但务必掌握“淡”的一个极限,即不能在茶中感觉出白水的味道,否则,便真算是对茶叶的糟蹋了。
从前,买到了茶叶,舍不得大把地往壶里丢,结果总是冲出不伦不类的味道来,回头仔细一想,实则是有意的节约造成了无心的浪费,于是后悔不迭,终于狠狠心按照日本人绍介的比例来冲(两人份:5g茶叶+360ml水),这才体会到锡兰茶和阿萨姆的风格各异、BOP和FOP的迥然不同,于是大为感慨!

C.S Lewis把物爱分为需求之爱和欣赏之爱两种,
“太棒了,这水真解渴!”
“美极了,我说这酒的味道简直是美极了!”
和欣赏之爱相比,需求之爱更自然化,“是情有可原的”,所以早些时候人们对需求之爱毫无诘责,但对欣赏之爱却大加贬抑,认为那是“通向奢侈和罪恶的大门”。现代人倒大度了许多,自从《神之水滴》风靡亚洲之后,连宅男们都愿意抽些空子往酒窖里跑——之前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酒窖这回事。
幸而Lewis就欣赏之爱给出了理论上的赞颂,认为那首先是“无私”的,不会“转瞬即逝”,即使自己无缘于哪些美好的事物,也会发自内心地希望它们“完好,妥善保存”。

那么,啜一口锡兰茶还算不得堕落。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