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航程 – 前往布列塔尼

陈头儿的那些笔记转瞬间化作了灰烬,萧剑林的目光则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壁炉,他努力地默念着正被火焰迅速吞噬的每一个字句,希望能将它们深深地镌刻到自己的记忆中。
正在此时,传来几声尖锐刺耳的鸣笛:“呜——呜——”,萧剑林发现窗外一刹那亮如白昼,忙闪身过去,拨开两片窗页,顺着中间的缝隙向外窥视:那是一艘梅赛德斯的“猎鹰”——世界上最快的轻便式旋翼飞行车,它正悬停在不远处,两盏头灯直勾勾地打向萧剑林的房间,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正当他欲躲闪之际,灯灭了,他方才注意到驾驶舱里有人朝着他挥臂,原来是朱彼得。
“妈的。” 萧剑林很是恼火,暗暗地骂了一句,转身离开卧室,穿过客厅,来到了露台上。
“时间紧!咱得赶紧走!”
朱彼得一边冲着他喊,一边把“猎鹰”往前靠了靠,随后扔出来几节悬梯。
这可让萧剑林猝不及防,他怎么都没想到朱彼得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可再一想,也没发现还有别的什么选择,只好退回房间,胡乱找了个包,拣了几件衣物塞进去,又摸了把手枪,最后还不忘向壁炉方向瞟了一眼,这才离开。回到露台,望着高高在上的朱彼得,他深吸了一口气,抓住悬梯爬了上去。

“不好意思啊,事情实在是忒急了——况且还要考虑到安全因素!”
朱彼得略微表示了一下歉意。
“安全?你觉得这玩艺儿安全?”
萧剑林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手指不停地指着那几节尚未来得及收回的梯子。
“我指的是‘那个’安全。”
说“那个”的时候,朱彼得放重语调,用手指朝着四周画了个大圈儿。
“跟你说正事吧,博士亲自下的命令,就刚刚,你——” 他指了下萧剑林:“你得第一时间内赶到布列塔尼!” 顿了下,略微放缓语气,接着说:“有你可能想见的人。”
克莱尔?萧剑林的心陡地一紧,身子不由颤抖起来,难道是克莱尔发生了什么不测?他强行掩盖住自己的惊恐,试探着问:“你们找到了那个先驱者?”
“没错儿,她好几天前就落到了欧亚协和的手里——博士非常非常地重视,所以我们一直在和他们谈……”
“然后呢?” 萧剑林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不安了,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本来嘛,已经达成了一个协议,莱布尼兹号归他们,先驱者得送回来——先驱者在博士心里面是什么地位!你知道的。”
这萧剑林怎能不知,上千名先驱者,哪一个不是精挑细选?哪一个不是由博士亲自面谈后才送上航程?正因如此,当在登陆仪式上第一次看到克莱尔的时候他才会大惊失色,几乎以为是长久的孤寂环境让自己产生了某种幻觉。
朱彼得继续道:“然而就在几个小时前,我们收到了巴黎方面的紧急消息,说从布列塔尼返回的时候,我们的地区代表,连同那个先驱者——叫什么来着——”
“克莱尔。”
“ ——对,克莱尔,他们被挟持了。整个航队:两架核子飞机、一个负责护航的无人机群,噗——被干掉了!”
“怎么可能?”
“蹊跷吧?更搞得还在后面——” 朱彼得语气里开始带着些戏谑,“他们现在被布列塔尼的警察包围在一个海边小城的博物馆里。”
“谁?”
“挟持者啊——已经确认他们属于‘自由之炬’——还有地区代表和那个……”
“克莱尔。”
“对的,克莱尔——挟持者刚刚提出了他们的诉求……”
“是什么?”
“就是要你——” 朱彼得直勾勾地盯着萧剑林,表情严肃地说,“要你去和他们谈!”
萧剑林回避了朱彼得的目光,一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一边自我安慰道:至少克莱尔还活着,而想到这里,他又感到一丝轻快。

很快,他们降落到了一个发射场,一头庞然大物静静地矗立在茫茫夜色中,宛如传说中的喷火龙。
“可汗号。”
萧剑林一眼就辨识了出来,那可是全球最快的空天飞机!
“看得出事情有多紧迫了吧!跟你讲真,晚饭我都没吃就直奔你那儿去了,你听,肚子还在叫!”
朱彼得不由自主地把一肚子怨气也洒了出来,让萧剑林有些哭笑不得,禁不住揣摩起面前这个人:他在安全部长的位置上不知道趴了有多少年,入职时是他,陈头儿出事时是他,先驱者计划发生意外时还是他!
“博士可是把你当宝啊!” 萧剑林小声讥讽,结果还是给朱彼得注意到了:
“什么?”
“我是说你和我一起?”
“当然!我得负责你的安全——而且,这也是博士的命令!”
朱彼得不以为然地回答。
两人登舱之后,可汗号迅即升空。随之而来的剧烈音爆惊天裂地,加上瞬时的超重力,让朱彼得表情扭曲,痛苦不堪,“我操——” 他忍不住大叫出来,一旁的萧剑林看在眼里,他倒是有些报复的快意。

四十分钟之后,可汗号降落在巴黎附近的一个发射场, 萧剑林架着晕得七荤八素的朱彼得,走下舷梯,看到已经有一架轻型的核子飞机等在那里。
“朱部长!”
几名集团的安全人员见状拥上前去。
“没事儿,等会儿就好。”
萧剑林把人交给了他们,环顾了一下四周。
“没有护航吗?” 他惊讶地问,集团在他们要去的布列塔尼可是没有半分影响力,更何况刚刚不久才发生了劫持事件。
“朱部长是怀疑——” 有人正要解释,就被刚刚缓过劲儿来的朱彼得抢过了话:“我担心是我们的自主防卫系统出现了漏洞——再说,人家要的就是你,你还怕个锤子?”

“航线设定完毕,目的地——布雷斯特,预计飞行时间:三十分钟!”
飞机在隆隆地噪声中升空了,空荡荡的机舱里只有萧剑林和朱彼得两人,随着飞行高度的稳定,噪声逐渐消散,他们并排坐在一起,气氛开始有些尴尬。
“你和那个克拉拉很熟么?” 朱彼得率先打破了沉默。
“不——” 萧剑林镇静地答道:“我只知道她名叫克莱尔。”
“知道博士怎么说的?” 朱彼得故意卖了个关子,等着萧剑林来接。
萧剑林紧闭着双唇,一言不发。
“不惜一切代价!博士命令我带回那个先驱者——不惜一切代价!”
萧剑林暗吸了一口冷气,解开安全带,往机舱后面走去。
“我想睡一会。” 他无力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朱彼得说:“头痛。”
可刚一闭眼,克莱尔的形象便从记忆中各个角落闪现出来,迅速充满了他的整个脑海。

“请求授权。”
“授权准许。”
这是克莱尔的第一次任务,她敏捷地跳出舰舱,却没敢直视屏幕中的萧剑林,反而侧过脸去,松开自己茶褐色的头发,轻轻甩了一甩,又重新扎了起来。
“欢迎来到母舰!” 萧剑林强压着心中的欣喜,竭力地用一种仪式性的口气欢迎她。
“好一个‘新鹦鹉螺’号!简直就是一座天空之城!” 克莱尔脸颊泛着微红,她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故作不经意地说。
萧剑林骤然一惊,半晌说不出话来,他是在努力地消化这个意外,等到确认自己的判断之后,惊讶刹那间化作了惊喜:她还在——她还好着,那就好……总会有办法!
克莱尔却一点儿都没有留意到这转瞬即逝的异常,更不用说预料其严重的后果,她还在自顾自地玩弄着手指甲,登陆之前,她同所有的先驱者一样,接受了所谓的行为模式建构,被关到一个封闭空间不知道多长时间,日日夜夜重复不断地接受着人工智能所甄选推送的特定视听信息,枯燥而孤独,可她还是挺过来了,和博士面谈之后得到了他的赞许,她没有觉察到自己的任何变化,她并不清楚,所谓长达数月甚至经年的行为模式建构旨在固化受训者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尽可能消除他们的个体性,从而实现人群的集体利益最大化,她更不知道,成功完成行为模式构建的先驱者只会遵循群体的统一思维、使用群体的统一词汇——譬如“母舰”,没有人会提到“新鹦鹉螺”号,更不会有人说出“天空之城”!
而这,正是X博士启动先驱者计划的初衷:

“人类若想在某一天踏上艰险的星际航程,先决条件是要能形成一个绝对统一的群体,而个体的怯懦、贪婪、自私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大障碍!”

作为观察者,萧剑林对所有这一切都心知肚明。
但他暂时还想不出克莱尔出现异常的根本原因,迄今,还不曾发生过先驱者自发“变异”的个例,先前有过几起“污染”事件,原因都是先驱者同外界发生了过多的不当接触——固化模式只有在将个体活动限制在整个群体范围内才能得到维持,乍一看这是个缺陷,其实不然,因为相对于永久性的思维和行为矫正,这一方式不会使客体失去自我,他们的记忆、性格乃至特殊能力都会完整地保留下来,而博士最不愿意抹杀掉的正是自己所挑选的精英们的天资。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潜在的“污染”,正因如此,整个先驱者群体被置于一个相对隔绝的环境中,接受持续的观察,并根据观察结果施以适当的干预。。
至于克莱尔的情况,只可能是两个原因:其一、先驱者群体可已经出现了漏检的“污染”;或者,克莱尔本身就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萧剑林当时是这么揣测的,对于他来说,当务之急并不是如何解释克莱尔的“异常”,而是怎样把事情瞒下去。他非常清楚,作为先驱者群体的一员,克莱尔已经足以构成对群体的“污染”,他得竭尽全力避免事态扩大,不是为了先驱者,而是为了克莱尔。

“打起精神来!”
朱彼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坐到了他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意味深长地说:“咱们这次可是双刀赴会啊!”
萧剑林这才注意到,他们已经开始降落。飞机才停稳,朱彼得就迫不及待地走出舱门,萧剑林稍微活动了下四肢,也紧跟了上去。

“你们好,我是沙敏,欧亚协和的公关部主任。”
来迎接的是一名着白色西装套裙的女子,身材娇小,面部轮廓分明,长而卷翘的睫毛下是格外凌厉的目光。
“非常抱歉发生这样的意外,这是公司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不过我们会尽一切努力提供需要的协助。”
沙敏一边说话,一边引导他们走向停在旁边的一辆黑色轿车。
“呵呵——这就是你们的一切努力?”
朱彼得打开车门,嘲讽地问。
“目的地距此十三公里,我想这是最快的交通方式。”
沙敏不动声色地关上车门,激活了行程:“目的地——布雷斯特海军博物馆,预计时间,七分钟。”
“我们认为与贵集团的签订的协议同此次事件无关,还希望各位恪守!” 沙敏冷冷地补了一句。

所谓海军博物馆其实是布雷斯特港口边上的一座废弃城堡,要不是凭着投射到海面上的黑漆漆的倒影,大半夜里都不好辨识。
车子停在了路中,沙敏向着黑漆漆的前方闪了两闪车灯,不一会儿,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其中一人上前往车里扫了一眼,如释重负地说:“终于到了,查理,去喊个话,咱们也好收工。” 那个被称作查理的立马回过头,拿着扩音器喊起来:“人到了,这就放他们过去。” 话毕,朝着车内朱彼得和萧剑林努了努嘴。二人满腹狐疑地下了车,循着查理所指的方向,找到一条黑乎乎的小路,走了几十步,终于看到了那座古老而破旧的城堡,“咯吱”一声开了扇小门 ,出来一名壮硕的持枪男子,朝着二人打量了一番,对萧剑林说:“萧?”
萧剑林点了点头,那人一摆手,把他让了进去。
一旁的朱彼得也欲跟上前去,却被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挡在了门外,他一眼认出那是把H&K的无壳弹冲锋手枪,也只好耸了耸肩,识趣地退回了原地。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