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航程 – 安东尼的秘密

安东尼 · 马里诺,意大利裔,二十年代就读于加州大学圣塔克鲁兹分校,毕业之后长期在利克天文台从事相关研究工作。

萧剑林在餐厅角落的吧台边上找了个位置,放下手里的餐盘,开始在脑中梳理搜集到的关于安东尼的有限信息。
吧台的椅子小而高,迫使萧剑林不断地调整着坐姿,直到不适感渐渐消失。考虑到现在是正午,集团的餐厅一向人满为患,能找到个清净的地方已经很不容易,他也懒得抱怨。

天文学家——

勉强算得上吧。
鉴于安东尼给他的第一印象相当不好,萧剑林不得不说服自己消除那种已经根植到内心的偏见。

五十年代加入集团,担任中央研究院主任研究员,直接汇报对象,瑞克 · 米卡恩斯基。

没错儿,在接手“伊甸园”工程之前,瑞克恰好是中研院的头子,不过安东尼这级别也给的高了点吧?一个胖子捧着笔记本唯唯诺诺的样子又浮现在萧剑林的脑海里,让他很难相信这个人会有什么特别出众的才干。

负责天狼星系统研究项目。

看上去,这是安东尼加入集团后的第一个项目,持续时间短暂,而且没有留下任何公开信息。
不过,从利克天文台的公开资料库中,倒是可以找出若干署名安东尼的研究论文,都和天狼星的研究相关,但基本上是围绕着一个假说:即天狼星系统可能存在着第三颗至今未被发现的伴星。
文章萧剑林大致都翻了一下,即便是以一个天文爱好者的角度来看,其质量也不敢恭维,通篇都缺乏科学推理和事实佐证,充斥着作者近乎偏执的臆想。于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亮起在了萧剑林的脑中:会是什么样的动机,可以促使集团接纳这么一位在别人眼里充满“民间”味道的“天文学家”,并资助他继续一个没有任何说服力的研究项目呢?

天狼星项目结束之后,调任星际探索事业部信息服务处,担任副主任职位至今。

副主任,分明就是个闲职。这人在一个闲职上能够执着地守上七、八年,倒是比较符合他给自己的一贯印象。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这个泰坦计划的工程总监,现在何尝不也是个闲职?
自打瑞克接替了陈头儿的位置,泰坦计划原先的任务基本上都停掉了,星舰工程?瑞克压根儿就没让他插过手,至于所谓的先驱者观察任务,他甚至有点怀疑那是专门为他硬造出来的工作。
大概集团真的是找不出第二个人,愿意在那个遥远而寂寥的角落里穷守一生了罢!萧剑林暗自感慨。
正在这时候,他远远地看到安东尼端着个餐盘,小心翼翼地朝他这个方向走了过来,某种古怪的感觉一闪而过,不管萧剑林怎么努力否认,他也知道,其实那就是同病相怜。

“呵呵,萧总!坐这么远——好难找!”
转眼,安东尼已经像团乌云一样停靠到了萧剑林面前,他放下餐盘,指着上面的一堆烤翅,兴致勃勃地说:“强烈推荐——你要不吃就亏了!”
萧剑林摇头,右手的叉轻戳了戳盘里的煎鳕鱼。
等安东尼在对面坐下之后,他终于忍不住戏谑了一句:“安东尼,当年究竟是谁那么有眼光,把你给挖过来的?”
“呃,偶然——纯属偶然。”
谁知道安东尼完全没有听出其中暗含的讥讽,一边调整着肥胖的身躯,一边津津有味地继续说:“讲真,当年可真是打算在天文台呆一辈子的——要不是我的这个病!话说也该我时来运转——”
“你的病?”
“就跟你说哦,我的心脏不好,小时候就不好——先天的,医生说活不过四十的。”
“啊?”
“现在没事了——换了。”
安东尼指了指自己的左胸。
“换了?”
萧剑林露出惊讶的表情。
“对——换了,人造心脏。他们当初答应的,不然的话,我可能宁愿病死在圣何塞也不会搬到这个地方。”
“他们?”
“戴安娜。你不是问谁挖我过来的吗?戴安娜,是一个朋友把我介绍给她的,她那时候不是在圣何塞有家公司吗,做仿生器官,最开始联系我是问我愿不愿意做他们的志愿者,参与一个实验——”
“戴安娜?她的公司做仿生心脏?你参与了?”
“没有,公司很快被关掉了,你可能不知道,那个时候北加对仿生技术非常反感。”
“可是你的人造心脏——不属于仿生器官?”
萧剑林越听越糊涂,他一时搞不清楚究竟是面前这个胖子的表述有问题,还是事情确实过于离奇。
“不是的——不——不——是的!”
一不留神,安东尼把自己也套进去了,他顿了顿,稍微理了一下思绪,继续说:“戴安娜——公司倒闭以后——她很快就加入了集团,有一天给了我个邮件,说是她举荐,邀请我到集团做主任研究员——不过说实话,吸引力并不大,我是掰着指头过日子的人,对钱兴趣一般,讲真——还不如这些鸡翅——”
胖子停下来,吮吸了一下沾满油脂的手指,让萧剑林觉得一阵恶心。
“竟然是戴安娜把你推进来的,这我可真没想到……”
“她告诉我仿生心脏的实验还在继续,只要我加入集团,就愿意帮我安排。”
“什么?她居然背着集团做仿生实验?”
“应该是另外一个公司,他们的实验室在首尔,我的手术是在那儿做的。”
“那她有没有告诉你,集团最看重的是你哪方面的成就?”
“没有具体说,但她亲口告诉我,集团非常重视我以前的工作经历。”
“你不是一直在天文台研究天狼星吗?”
萧剑林差一点就要说出那些文章他都翻过,毫无说服力,最后还是强忍住了。
“是啊,他们说可以帮助我启动一个项目,做天狼星研究——如果我愿意的话,不过这个咱们就先不谈了,属于公司机密。”
说到后面,安东尼还特意放下手中的鸡翅,象征性地四处督了几眼。
“不过,博士倒是见了我两次!”
“什么?”
一开始,萧剑林还是当作在听一个无聊的离奇故事,而方才这句话给他的震惊着实不小,因为博士的行事风格他是知道的,他绝无可能在面前这种平庸之辈身上浪费哪怕是一秒钟的时间。
“可不是,两次我们都聊了很长时间——老实说,认出他的时候我也蛮吃惊的,我从来没想到过博士会对我感兴趣。”
“那你们聊了天狼星的事情?博士对天狼星也感兴趣?”
“没——这倒没有,博士问的尽是些很稀松平常的事儿,比如问我有没有结婚,为什么没有结婚等等,当然,也聊了一些对北加的看法、对集团的看法——对了,还问了好多比较私人的东西,什么第一辆车的型号、母亲的生日等等——有的其实连我自己都记不清楚,讲真,我这辈子都没和什么人聊过这么长时间!”
“两次都这样?”
“两次聊天的内容几乎完全一样,记得问我怎么看北加人对所谓自由的向往——博士说那种自由是虚无的,我说是啊是啊,本来就是——大家都自由了,我怎么自由?”
“同样的问题问了两次?”
“算是吧!是有那么一丁点怪异,不过这种大人物我了解,他们的行事和我们自然不一样,说不定他和每个人聊得都是那些,同样的话,说不定第二次和我见面的时候他早就把我给忘了,都有可能!”
绝无可能。
萧剑林心里给出了一个很坚定的回答,只是没有说出来。

“回办公室吗?”
看着安东尼的餐盘慢慢地变作一片狼藉,萧剑林站起身来。
“走——这就走。”
安东尼低头扫了一眼,似乎还在确认没有鸡翅被遗漏,然后才满意地站起身来。
“萧总,很感激你能来,瑞克让我把你顶了,你也别太在意,说不定就是个破差事,早早出来反而好。”安东尼画蛇添足地在那里继续唠叨,你也听不出他究竟是在装模做样还是表达一些发自内心的安慰。
“对了,今天跟你讲的就不要和旁人说了,也算我的一个秘密。”
安东尼最后说。
“什么?这些事你从没有和别人讲过?”
“唉,从来没有人问过我。”
安东尼叹了口气,回答道。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