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航程 – 天狼星之谜

这大概是个雨季,天空阴沉晦暗,街上行人寥寥,狂风缠卷着细雨四处抛洒。
他吃力地擎着手中的伞,徒劳地遮挡四面八方如箭而至的雨珠,她则紧紧挽住他的臂,做迷藏似地躲到他的身子后面,“咯咯”地笑个不停。
他们上坡、下坡、再上坡……被大风吹得东倒西歪、狼狈不堪,终于在一座维多利亚样式的房子前面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幢典型的旧金山风格三层独栋小屋,华丽而精致。
他们踩着十多级台阶,来到了门厅。
他收了伞,注意到雨滴还不住地扑打着她那张早就被淋透了的脸,想用自己的衣袖帮她擦拭,却找不到一块干爽的地方。
这时候,门开了,闪入他眼帘的是一位仪表端庄的夫人,似曾相识。
他略显惊慌,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任由她一把拉进了屋内。
“妈妈,我来介绍一下,他就是萧——常跟你提起的那个。”
他被她推到了夫人的面前,鼓足勇气抬起了头,紧张而不安地叫了声:“阿姨……”
夫人却像是没有看见他一样,若无其事地步入厨房,一边继续她手中被打断的厨活儿,一边丢了句:“要留下来吃饭吗?”
声音机械而冷漠。
“不了,谢谢!”
他逃也似地离开了屋子,经过门厅的时候,还没有忘记带走倚放在栏杆上的雨伞。

萧剑林醒了,却没有马上睁开眼睛。
他刻意让意识停留在方才的梦境之中,任由一种难言的苦涩从心中涌起,在梦与现实交界之处,幻化成了一丝的愉悦,似有似无。

“现在什么时间?”
“现在是下午1点37分,亲爱的萧!”

午后的光线很好,空气温暖而湿润,阳光穿过百叶窗,在地板上打出几排整齐的亮线。
萧剑林坐起身来,意识到许多天以来他第一次睡了个好觉。

“萧,很高兴没有打扰您,可是您今天收到几个优先级不太高的新事项!”
“哦?都有哪些?”
“首先,张一谋曾经请求接入您的私人信道,他有留言。”
“说了些什么?”

“小萧啊,我是你张叔,听说你回来啦?上次不是很巧,我刚好有点事在外地,怎么样?他们接待得还算满意吧?找个时间你过来坐坐,让我好好款待一下——新闻我看了,你现在可是家喻户晓的大英雄!”

“还有呢?”
“瑞克在您的日程上发出了一个邀请,希望您能留出明天一天时间协助安东尼完成工作交接。”
这么急?萧剑林狐疑起来,不管是降级还是撤职,他至今还没有收到过任何书面消息——等等,难道朱彼得他——”

“接朱彼得!私人信道!”
“明白!”

“老萧啊!你怎么能随随便便使用私人信道?”
“朱部长,反正我马上就不再是集团的人了,无所谓啊!”
“什么意思?”
听起来,朱彼得话语中的惊讶不像是装出来的,萧剑林也就放缓了语气:“老朱啊,瑞克让我马上交接工作,我大概是要完了。”
“不太可能!我早和你说过,集团——就是博士,他还是相信你的!再说,昨天的任务除了博士和你我之外没人知道。早上我刚刚向博士做过汇报,他的反应不是很激烈,只是有些失望而已。”
“了解,辛苦。”

“集团里现在的情况很复杂。”萧剑林不由地想起了童破虏的话。

“继续未读事项。”
“安东尼曾经请求接入,并留言。”
“安东尼?他怎么讲?”
“萧,呃——这是安东尼,瑞克的安排想必你已经收到了,不知道咱们能不能先碰个头——呃——我是说正式交接之前,好让我先有些心理准备,嗯——讲真,这个日程对于我来说有点紧。方便的话我下午来拜访一下。”

一想起那个胖子,萧剑林心中就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厌恶之情。
“接安东尼!”他说。
安东尼的声音很大:“萧,正打算出发呢,估计你就在,呵呵!我就是觉着——”
萧剑林没好气地打断了他:“你好歹得给我点时间吃个饭啊!”
“……,那六点半行吗?”
萧剑林以沉默结束了对话。

胡乱吃了点东西,萧剑林开始动手清理房间。
他捡起地板上横七竖八的空酒瓶和白兰地杯,把他们整整齐齐地摆到了角落;他一边检视桌上被他乱写乱画过的纸张,一边将它们撕成碎片,连同那本残存的笔记,一并塞到了垃圾桶里;他饶有兴趣地把玩着那把格洛克手枪,学着朱彼得把弹夹退出来又上回去……
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壁炉上面,那儿挂着一张照片,是他许多年前拍摄的天狼星,璀璨夺目的白色光芒笼罩之处,一个不起眼的亮点依稀可见。

“萧,安东尼到了。”智能助手提醒说。
他开了门,把安东尼让进客厅,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不打扰吧?”
安东尼调整了调整肥硕的臀部,笑容堆了一脸。
“还成。”
“喏,是这样的……由我接替你的工作,完全是老板的安排,我也是这几天才知道的,先前和萧总也没有过什么合作机会,寻思着不如先彼此熟悉一下,对,熟悉一下……”
说到这里,他环视了一眼萧剑林的客厅,饶有兴趣地盯着那张天狼星的照片观察了一会儿,开口道:“呃,萧总也是搞天文出身?”
“不,我的专业是航天。”萧剑林冷冷地说。
“哦,这个天狼星拍得很好,能看出是个双星系统了。”
萧剑林原本以为,这个看上去颇精于人情世故的胖子一定会给出个超乎寻常的赞美,他甚至已经开始准备说辞,以表示自己对过度赞誉的鄙夷,然而现在他听到的却是一个太过于普通的评价,这让他有点被激怒了,要知道,为了这张照片,他可是在伯克利的小山上整整地蹲了两个多月。因此, 他很不屑地反问道 :“你也懂天文?”
“哦,是这样的,加入集团之前,我在利克天文台工作过二十几年,巧的很,天狼星系统正是我多年来的研究方向。”
“是么?那你一定知道关于天狼星颜色的故事?”萧剑林不以为然。
“萧总,你算问对人了!”安东尼两眼放光,几乎忘记了他来此处的真正目的,兴致勃勃地继续道:“为了解开这个谜,我花了整整十多年的时间——我想你指的是古代文献记录中天狼星的颜色——是的,那是红色,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白色——”
安东尼指了指墙上的照片,“那你有没有想到过,其实在好几千年以前,天狼星的一颗伴星是红巨星?”
“哈哈哈!”萧剑林轻蔑地打断了他:“还以为你真的有什么独特的见解呢!笑了,你真的不知道红巨星到白矮星的转变过程长达十多万年吗?十万年,对宇宙来说不过是一瞬,可对于人类历史,那简直是太漫长了!说吧,今天来主要想了解些什么,我现在放得开,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
萧剑林觉得失望而无聊,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萧总,我不是说那颗白矮星——你就没有想到天狼星还有第三颗伴星——唉……我都给它取好了名字的,叫安东尼娅……”
安东尼颇有些惋惜地说。
“什么?”这句话忽然又提起了萧剑林的兴趣。
“安东尼娅——也就是天狼星C,她是我发现的,曾经的那颗红巨星——一个美人,然而某一刻——她突然崩塌了——古巴比伦和非洲的一些部落都有相关的记载,我还没搞清楚具体的年代,可惜……”
“你是说一次超新星爆发?——不太可能,如果天狼星发生了超新星爆发,地球恐怕……这么说,你找到了它的残留?——不会是一颗中子星吧?”
“是的,一次超新星爆发,至于引发了什么样的灾变——鬼知道,好几千年前了,可就像你猜的,她变成了一颗中子星——那是我提出的假说,可是在我加入集团之前,根本没有办法去证明它。”
“它真是一颗中子星?你最后找到了它?”
“是的,集团愿意治疗我的病,给我优厚的待遇,又资助我做我想做的事情——千载难逢!有了集团的设备和资金支持,我很快就在数万年历史的尘埃中找到了她,这应该算是我这辈子的一个顶点……”
“然后呢?我查阅过几乎所有关于天狼星的文献,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它的证据!”
“然后项目忽然中止了,本已经发出去的文章也撤了回来——所以嘛,没有人知道,我自个儿也被调到别的部门,你晓得,做点不相关的工作。可惜了……其实我还提到过另一个更大胆的假想,就是天狼星很可能还存在第四颗伴星,那次超新星爆发之后,她——”
安东尼涛滔滔不绝地讲着,神情如痴如醉,就要忘了自己倾诉的对象其实是一个陌生的同僚,而且很有可能是潜在的对手。
不过,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走得太远,急忙调转话题:“哎呀,萧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跑题了,呃——习惯,习惯,几十年的研究嘛——难!听老板说,泰坦任务的主要目的其实是‘先驱者’计划?”
此刻,萧剑林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安东尼突然打住更让他万分好奇。
“是的。”
他敷衍了一句,继续问道:“你说的第四颗伴星,它怎么了?”
安东尼已经明白自己说的太多,变得不自然起来,他知道自己一时不可能扭转局面,只好应付道:“萧总,明白了,今天过来得太唐突,打扰了,打扰了!我觉得还是明天我们继续聊吧!”
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急匆匆地向萧剑林道别,完全没有了来时那种不紧不慢的样子。
“你什么意思,啥还没都谈嘛?”
“不了,不了,明天——明天办公室里谈!”
安东尼从口袋里抽出一块小手帕,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慌慌张张地离开了萧剑林的寓所。

目送着安东尼仓惶的背影,萧剑林哑然无语。
今天这事有点离奇,他关上房门,回到桌前,开始在系统中检索安东尼的项目:

项目名称:天狼星系统研究。
项目概要:无。
启动日期:2050年4月。
负责人:安东尼· 马里诺。
优先级:低。
结束日期:2050年10月。

“调出详细信息!”
“权限不够,请复核!”智能助手温馨地提醒。
“你说什么?”
萧剑林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分明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预研项目,低优先级,持续时间不过半年,怎么会值得加密?
“项目密级:绝密。”
智能助手的回答让萧剑林觉得事情不太寻常,他马上联想到陈头儿在笔记中的那些抱怨,看来,不只戴安娜做过一些不为人知的项目,安东尼也有。
这个讨人嫌的胖子背后还真有不少文章,他暗想。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