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归程

K缓缓地睁开双眼,就着昏暗的灯光,逐渐辨识出镜子里自己那张挂满倦意的脸,不就是自己嘛?双手依着洗手台,不知所措。这大概是他这晚第六次从噩梦中惊醒了,满脑子都是关于裂缝的事情。回想起才几个月前,安全部门的人第一次向他询问那事情的时候,他还完全不以为是,认为不过是些风言风语。那个时候,他只关心和暴乱相关的消息,即便是暴乱,依据他多年来所积攒起来的丰富的职业经历,他也更倾向于认为那是一种长期在孤立环境中生存所导致的心理损伤,说是什么有组织的、有预谋的行动,纯属无稽之谈!
“现在什么时间?” “凌晨四点。”
这时候的K已经清醒了不少,也不想再回到床上煎熬,索性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 目前最紧迫的挑战是明天的述职,他必须想尽千方百计向X博士澄清两件事情,首先是瘟疫,他打算让步,愿意尽快接受安全部门安排的最新一代检疫系统的排查,包括同意他们使用人工智能;其次,他要装作对裂缝一无所知,他必须努力把第一次同安全部门谈话是的自己展现给X博士。 “就这样!” K自言自语,他一直利用这种方法强迫自己停止思考,同样的丰富经历让他明白思考的时间越短,得到的结论就越准确,翻来覆去的碾磨只会让思绪愈发的凌乱。
Les Adieux”,K的口中忽然蹦出一句法语。 “就是告别。” 发现没反应,K又补了句,熟悉而温和的旋律马上充满了整个房间。
述职的时间是下午两点,K提前约了研究部门的童破虏一同吃午饭。 童破虏是郑头儿的老部下,郑头儿出事后他可不似那些喽罗们默不作声,曾以辞职为威胁替郑头儿说过话的,是后来公司以保密协议为胁迫才将他留了下来——他手里的项目实在太重要了。K也知道他自此不再受信任,所以并不期望能从他那儿获取多少可靠的信息,只想探探口风而已,毕竟自己被派到泰坦星上的这十年里,公司内部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他一无所知。 他们见面的地方在大学城的一个茶餐厅,童破虏来的很准时,一见面他就问:“你不是下午就要去述职吗?为什么不在那儿见面呢?” 说话的时候童破虏窥伺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说:“现在公司里面的情况很复杂,你还是少搞这种小动作!”
“我就想问一问”,K深吸了一口气,说:“现在公司究竟谁说了算?” “X博士。” 童破虏说。 K得到的不过是一个自己早就知道的答案,却并不是一个自己期望的答案,不很满足,却也无可奈何。
派往泰坦星的那一年,K三十岁,“伊甸园”工程启动刚好三十年,公司作为工程的承建方,在泰坦星的表面上建立了数以万计的超级工厂,利用公司首席科学家X博士发明的核能驱动粒子合成技术,生产泰坦星改造计划所需要的各种资源。
核能驱动粒子合成技术堪称当代的炼金术,它可以实现原子层级的物质改造,把氦变成铁,把碳变成铅。于是整个世界群情激昂,刚刚步入而立之年的X博士声名大震。其时恰逢将泰坦星改造成宜居星球的呼声也此起彼伏,终于,在各强国的协调之下,所谓“伊甸园”计划问世了,当时制订的目标是在五十年之内彻底完成泰坦星大气层、地表、水域的改造,并繁殖一定数量的微生物和植物,当确认生态系统实现自给自足之后再开始着手第一批的人类移民。
粒子合成技术是“ 伊甸园”工程的核心,它克服了地球与土星之间物质运输难题,可以让项目进度实现指数级别的提速,而公司顺理成章地成为工程的唯一承建方,董事会也一致同意接手“伊甸园”,但X博士提出了一个额外的附加条件:即项目人员和资源的调度管理必须由公司全权负责,至于发起工程的各国则仅需要负责提供巨额的资金。这一条件起初遭到了多方的强烈反对,为了说服各国政要和人民,X博士奔走于多个政府和议会之间,举行了上百次公开演讲,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同时也在全球赢得了众多的崇拜者。
X博士的演讲才能不仅在科学界如一骑绝尘,连亲临现场的许多国家元首都自叹不如。 “人类的归途在哪里?” 台上,他用他那颇有感染力的浑厚声音发问。 “星辰大海!”
台下的相遇振聋发聩,经久不息。那一年出生的人被称作X世代。 K就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