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航程 – 陈头儿的笔记

述职后的那几天,萧剑林都会定时出现在公寓大堂的酒吧里,一边盯着巨幕上滚动的头条,一边吃些东西。至今他还没有读到过任何关于“莱布尼兹”的消息,相关报道都是统一口径,即“新鹦鹉螺”号事件:挟持未遂。
应该是成功着陆了,萧剑林这么揣测,“莱布尼兹”虽然不是为长途空间航行专门设计,缺少光帆,但其装备的可是最新一代核聚变冲压引擎,到达地球绰绰有余,更重要的是,作为一艘执行母舰常规补给任务的运输船,她携带有充足的应急物资。而且,任何坏消息——比如“莱布尼兹”被截获或者在航程中损毁——对于集团来说都是好消息,必然会出现在新闻头条并且为民众广泛传播,而没有消息——今天是第三十天——恰恰证明“莱布尼兹”完好无损,恐怕早就着陆,且极有可能落入到欧亚协和公司的手中,然后集团才会保持出奇的沉默,并且可能压制了早就出现的流言。那么,克莱尔就不会死,为了获取新一代核聚变冲压引擎的技术细节,欧亚协和曾经不择手段,结果无一奏效,他们绝对不会让克莱尔死。
萧剑林暗自松了一口气,思绪不由地飘到了布列塔尼。
地理意义上,那是欧洲大陆探向北大西洋的一个犄角,在欧洲联盟还没有崩溃的时候,隶属于联盟内的法兰西共和国。后来联盟解散,各共和国也随之土崩瓦解,为了获取急需的能源和物质供应,离析后的大小政府纷纷与集团签订贸易协议,加入到集团的统一专享市场。但布列塔尼是个例外,当地人性格倔强,对集团有一种天生的排斥感,最终投入了集团竞争对手——欧亚协和——的怀抱,成为旧大陆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不受集团影响的地区之一。
那地方,她应该比我熟,萧剑林不知不觉地露出了一个难得的微笑。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不远处一闪而过,等他收回目光仔细搜寻时,那人却不见了。这地方是集团高层的专属寓所,碰到熟人不足为奇,萧剑林扫了一眼四周,果然督到那人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居然是童破虏!
正要起身,萧剑林注意到童破虏向他做了个停的手势,还往旁边努了努嘴,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开了。一直等到童破虏出了门,萧剑林才故作镇静地摸到洗手间,四处搜寻,很快在一个半掩着的衣帽间找到了一个纸袋子,他一把抓起来塞进了自己的皮包,烟似的溜了出去,隔着橱窗,注意到童破虏还在酒吧的外边晃悠,看见自己出来后才匆匆离开。
萧剑林觉得心跳有点加快,他收拾东西提前离开酒吧,一回到公寓,就径直冲进浴室,锁上房门,打开热水,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就着弥漫的水汽,找到纸袋,取出一本笔记来。

老头儿问我怕不怕死,我说死嘛——既然无法避免,就谈不上害怕,
“那是你还没有真正理解死亡的意义……” 老头儿说。
……
老头儿又提出一个难题,问先有意识还是先有身体,当然是先有身体,什么意识脱离身体的鬼话属于玄学,不该成为科学家们之间的话题。
……

陈头儿的笔记! 萧剑林的心几乎要蹦出来,在闷热如桑拿房的浴室里,居然打了几个寒战。
在集团内部使用纸质笔记不外乎两个原因:真蠢然后记性又不好——譬如安东尼;或者想把心里的秘密在不为集团所知晓的情况下传播出去。

……
如何第二次为过去的事件做决定?那决定会相同吗?
恐怕不会。
那现在的你和过去的你做了不同的决定,你们还算同一个人吗?老头儿问——什么鬼!
……

称博士为“老头儿”是陈头儿的特权,只要博士本人不在场,他在哪儿都敢这么叫,他是博士最得意的弟子,某一年,博士把整个“伊甸园”工程都全权交给了他负责。
“萧,你知不知道你的论文老头儿看过,他说‘还不赖’!”
在航天局里,陈头儿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么跟他说。
“老头儿?”
那时萧剑林刚毕业不久,傻傻地反问。
“就是博士啊,你知道吗,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论文他看过后只会丢下一个字——那就是——屎!哈哈哈!”
陈头儿旁若无人地大笑起来。
“博士说集团可以出一切代价,帮你实现你的构想!”
那一年,刚到航天局不久的萧剑林,凭着一篇题为“土星大气层氦-3提取的分散式置换法”的论文不经意地引起了X博士的注意,于是陈头儿亲自拜访航天局,希望由集团提供资金实现氦-3先进提取方法的研发。领导得知后喜出望外,兴冲冲地安排了这次高规格会面。要知道,因为严重的资金短缺,航天局的同僚们几乎都是靠拼凑论文勉强度日。

……
老头的性格越来越诡异,不是号称穷其一生的理想嘛,怎能说放弃就放弃……
……
可有办法窥探别人的梦境?真想知道老头夜里做什么样的梦。

等等!
读到这一页,萧剑林的思绪瞬间被拉回到八年前,定格到陈头儿利用私人信道同他谈话的那一个晚上,其中大部分细节他已经淡忘,只记得陈头儿说他的直觉告诉他集团内部正酝酿着一个大阴谋,老头儿变了等等,但有一件事他印象深刻,就是快要挂断的时候,陈头儿忽然问他。“你最常梦见些什么?”
萧剑林想了一想,有点吞吞吐吐地说:“基本嘛……尽是些旧事,故人……”
“也不知道老头梦见些什么。”
陈头儿喃喃自语,萧剑林也知道不是在问他,就没有回答。

继续往下读,萧剑林注意到了几个被屡次提及的名字:戴安娜、安东尼……似乎戴安娜颇得博士信任,因此陈头儿颇有微言:

……
戴安娜有项目,老头儿瞒着。
……
老头儿越发暴戾,“伊甸园”保不住了……
小人!安东尼要负全责!

戴安娜……
萧剑林关掉水阀,站起身来,回到卧室。
“戴安娜是谁?”
“戴安娜 · 里奇,现任集团特别行政助理,直接汇报对象,X博士。”
“还有呢?”
“二零五零年加入集团,之前曾任‘伟大进化’生化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兼首席科学家。”
“二零三零年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取得生物化学和机器人双博士学位……”
“好了!” 萧剑林不想继续挖下去,毕竟,查查讯问者的背景资料是合乎情理的,但追得太深则难免令人生疑。

“收邮件,按发件人排列。”
看上去集团还保留着萧剑林的基本权限,于是他费劲地一页页翻下去,心中默念着“D,D……是了!”
一页多一点点,看来他跟这个“特别行政助理”并没有太多的交集,至于收到的邮件,基本上都属于“先驱者”的登陆通知——等等——“先驱者”计划不是一向是由X博士亲自管理,任何人都不得插手的嘛?他记得连名单都属于“绝密”级别的信息,可从这些邮件看,戴安娜竟然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参与其中了。
戴安娜、先驱者……不管萧剑林多么地不情愿,他的思绪还是回到了那个孤寂而寒冷的地方。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