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航程 – 莱布尼兹号事件

萧剑林从小就不是那种胸有宏大抱负的人,他很早就意识到自己缺乏某些成功所必需的特质,譬如直到读大学他都没有改掉离群索居的毛病,课业以外,不是趴在电脑前挖掘古巴比伦文明遗留下来的神秘符号,就是在校园的麻雀山上守到深夜好观测星空。父亲为此忧心忡忡,一有机会就跟他讲孤僻的害处,不惜现身说法,可萧剑林一句也听不进去,他压根儿就不认为自己喜欢独处是出于孤僻,他早就发现自己的性格同父亲截然不同,打心底里他是喜欢人多的地方,之所以讨厌日复一日的交际应酬只是觉得那太过浪费时间而已,另外,他也不像父亲那样兢兢业业,什么事情都不想带头,也不想担负责任。和陆桵秋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他总坚持他们只是好朋友——你也不能说他在撒谎、或者自我欺骗,因为他打心里就喜欢那一种状态,再进一步,就自然而然地会牵扯出许多别的事情。
“太麻烦。” 他常常这么感叹。
所以,在泰坦星上,虽然萧剑林名义上是集团委派的执行总监,但他鲜有积极插手任何具体事务,他关注更多的是他的个人生活。地下基地中的作息周期完全按照地球设置,二十四小时一个轮回:所以他喝酒、听音乐、研究苏美尔符号、发日志、健身、睡眠……周而复始。
集团中不少人羡慕他这个位置,却鲜有人觑觎。十年前,当集团刚刚开始从中层干部中进行甄选的时候,谁不是推脱其词?那时“伊甸园”工程虽然已经启动近三十年,却还从没有考虑过长期派驻人类到泰坦星上的尝试,宇宙射线有多危险,孤寂感如何解决,改造后的大气层是否适合人类长期生存——这些问题都还没有准确的答案。
陈头儿第一次就泰坦派遣任务和萧剑林的谈话只花了十五分钟,萧剑林说他考虑考虑。后来,他在医院最后看了一眼病重的父亲,喃喃地说:“我怕是要去泰坦星了……”
父亲好几天前就无法言语,此刻,他的目光注视着儿子久久不肯离去,最后终于挤出两滴泪珠。萧剑林帮父亲拭去眼泪,发了邮件给陈头儿,然后开始拨电话。
“……陆桵秋现在无法接听电话,紧急事务请留言,滴……”
于是他挂掉了。

“新鹦鹉螺”号的主体工程完成花了大约八年的时间,与其称之为一艘星舰,不如说它更似一座悬浮着的天空之城,地球上的生态被完美地复制到这大舰上:大气、重力、磁场、昼夜、植被、水系统……他们甚至计划下一步从地球上运输部分活体动物来做实验,萧剑林破天荒地投了反对票,“太麻烦。” 他说。
最初的设计目标是让这座天空之城可以容纳多达上千人并支持他们在旷日持久的星际航程中持续生存,然而自给自足的实验还没有开始,物质都是源源不断地从泰坦星运送上来,更多更复杂的模块依然在建设中。但萧剑林马上就要求搬离泰坦星,他带了几十个人,长期驻扎了上去。
“既然最终目标是为了人类生存,我们就用人类来做实验。”
这是他给出的藉口,总部没有提出异议。

负责补给运送的是“莱布尼兹”号,她按照规划定期往返于泰坦星和母舰之间,自从把她交给克莱尔之后,守候“莱布尼兹”成了萧剑林生活中最充满期待的仪式,他总会提前一个小时到达总控间。
“请求授权。”
多么熟悉的声音,“授权准许!”,他充满热情地答道,然后开启舱门。
隔着大屏幕,他看到克莱尔轻快地跳下运输舰,远远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接下来是持续一两个小时的物质卸载过程,克莱尔会一直呆在驳接仓内——他在守在总控间,直到她离开。刚开始的时候,他也试图进入驳接仓,被克莱尔一个微妙的手势制止了。克莱尔是先驱者,而他不是。

地球日十二月十五日午夜,萧剑林还没有入睡,他在思考一个新近开始关注的古代天文学悬案,即天狼星的颜色。稍微了解一点天文学的人都知道天狼星是一个由主星和白矮星伴星组成的双星系统,呈耀眼的白色,是地球夜空中最亮的恒星,但世界各国的不少古籍却将其记录为红色,而根据他新近破译的古苏美尔符号显示,在公元前三千多年,天狼星曾经散发出璀璨无比的光芒:“雷暴之神自是而生,披着红色的战袍出走他乡……”
“警报,非法入侵——警报,非法入侵——”
刺耳的警报声让萧剑林大吃一惊,他从床上一跃而起,几个箭步冲到了电梯间。
“总控室!”
所谓电梯其实是个胶囊,几秒钟就通过真空管道把萧剑林弹射到目的地。他急匆匆地通过各种授权验证:瞳孔、指纹、DNA,这浪费了一点时间,等他站在控制台前的时候系统提示自动销毁程序已经启动。这时,他已经确认出事的地方是“莱布尼兹”的驳接仓,克莱尔和他的运输舰都在那里,他二话没说,就中止了自毁程序。
“授权确认,警报解除。”
屏幕上他看到克莱尔在向他挥手,脸上闪现出一个俏皮的微笑,人同样轻快地爬进运输舰中。俄而,物资卸载过程开始,几个先驱者跳出了运输仓,萧剑林大惊失色。
“搞什么东东?你在开玩笑吗?”
克莱尔没有回应。
萧剑林傻了,拼命地大喊:“克莱尔,请回答,克莱尔,请回答……”
先驱者们取出一些电子设备,屏幕忽然变黑,警报声再起:
“重复非法入侵,自毁程序启动,无法撤销!”
萧剑林发疯似地喊叫着:“克莱尔,求求你回答!克莱尔,回答!”
没有响应。
自毁程序开始倒计时,600秒,599,598……
“桵秋!回答!” 萧剑林几近绝望。
573、572、571……
“好了,停下!” 萧剑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在中央电脑上请求土星至地球的航线。
“航线主体?”
“莱布尼兹”
“确认,莱布尼兹运输舰。目的地?”
“地球,地球!布列塔尼!”
“确认,莱布尼兹运输舰至地球,时间?”
“现在!现在——启动逃逸模式!”
“请求授权!”
瞳孔、指纹、DNA,本来极度熟悉的流程,因为萧剑林的慌乱花了好几分钟。
“授权确认,十二月十五日十一时三十九分四十秒,预计航行时间28天,逃逸模式使能,航程不可撤销,控制通道即将断开,主引擎启动准备,十、九、八、……
121、120、119……
驳接仓通讯仍旧没有回复,透过舷窗他看见一道闪光划过,她应该已经踏上了航程,紧接着是一阵震颤,持续了大概十好几分钟。
“驳接仓自毁程序完成,母舰损坏程度:0.000017。”

“布列塔尼见!” 萧剑林望着舷窗,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这算是自言自语吗?连他自己也讲不清楚。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