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令人感伤的故事

一天中午,和尼玛约了吃饭。他从思科那边开车过来,接上我到了“全食”,找车位的时候给我讲了个令人感伤的故事。

“其实我不用做两份工的,我提离职之后他们就已经找好接手的人,我就是得再多花一两个礼拜让他上手。可是才不久,那人就去了……”

“去了?”

“死了。他老咳嗽,然后压力出奇地大。他说他好想要这份工作——”

“多大了?”,我实在忍不住,插了一句。

“蛮大的吧,听他说六年前失业后还没找到过哪怕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然后说压力大,怕不胜任,干活超级拼,身体又有状态——好像是心血管不怎么好吧——有一天就没来,说死了。”
沉默了几秒,尼玛接着说:“我好几次让他休息,告诉他要放松,鼓励他,说对他很有信心……”

“然后我就不得不做两份工了,很累,但好在有两份工资——真想有一天能找份可以在家上班的工作,然后就可以离湾区远远地……也算个梦想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