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2012之中国神话

2012年,通过又一拨的信贷扩张和公共投资,中国政府再次成功地避免了GDP增速的深度下滑——即所谓硬着陆,这令国内外的悲观性预测纷纷落空。 如是,中国经济逐渐步入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轮回周期:经济减速-信贷扩张-经济回暖-通货膨胀-信贷收缩-经济减速-信贷扩张,而且,看上去这种周期还在不断缩短。此外,暗藏在水面下的巨额债务仍然在飞速增长,只是鉴于各方都一致认为中央政府会最终兜底,所有的风险均被忽视;通胀在官方数据的修饰下似乎总是可以容忍的,但显然中国正在变成一个昂贵的国家,ECA的报告指示京沪的生活成本已经超过香港和新加坡,直逼东京。有相当一部分人将从中获益,攫取了巨额财富不仅仅是官员和具备特殊背景的商人们,普通的市井投机者、购房的居民以及高利贷者也都重拾信心,期望他们在数年中已经翻了几番的财富继续实现令人难以置信的膨胀。

隐忧一直存在,只是由于从来没有真正浮出过水面,常常为人们所忽略。
2012年,几个数字的变化或多或少值得注意,首先是在贸易顺差和外商直接投资持续增加的前提下外汇储备增幅放缓揭示了资本逆差的存在,​这很难不引发人们关于资本流出的揣测;其次,中国劳动人口总数第一次出现绝对下降, 这标志着中国即将丧失入世十余年来经济飞速发展的基石——人口红利。如果说基于信贷扩张和公共投资的经济发展模式可否持续仍属经济学界存在争议的问题,资本的流失和劳动力的缺乏则是无人能够否认的实实在在的威胁。毋庸置疑,国内劳动力成本将持续上涨,势必反过来推动资本的流出和出口的放缓,丧失了一驾马车 的中国经济是否会失控,制肘​于通货膨胀和生产过剩的信贷扩张还能否继续,答案只能从不久的未来中获得​。

对帝国近乎盲目的笃信实则源于对帝国高层的极度不信任,信任一旦产生,势必超乎想象。…

数年来,以土地为主要推动力的发展模式虽然备受质疑,却卓有成效,除了金融危机期间短暂的信心匮失之外,几乎没有出现过任何实质的迹象表征这一模式的不可继续——担忧仅仅存在于学者们的想像中。显而易见的是,大部分人都在赚钱,民工工资大幅增长,购房者的纸面财富远超出了本人的想像,更不用说作为政策激进推动者的官员和富商了。从一般意义上讲,所有的产业都绑定在土地这个核心上的现象是荒谬之极的,但实际上这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的现实,无论是呼和浩特和林格尔的云计算产业基地,还是无锡的物联网产业基地,实质上都是土地产业基地,而且这个现实虽然不合理​,却在吸引资本和增加财富方面行之有效。唯一令人深觉不安的是:这种如同神话一般令所有人快速发财的方式是不是来的太容易了些。有一些细微的苗头可能会在未来加重这一不安:鄂尔多斯和温州的房地产似乎已经崩盘,而若干三线城市的地产行业可能发生了严重的过剩。但大部分人不会对这些征兆做过度的解读,利好的预期显然更多,譬如中央政府提出的城镇化和收入倍增愿景以及其对未来投资保证的承诺,总之,民众对土地带来财富这一信条的笃信​,究其根源是一种对中央集权和国家的宗教般的笃信,正是这种笃信令前景变得迷茫起来:看上去很难发生变数,但如果一定​发生,势必超出民众的想像。

anyShare分享到:

Meta

cli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