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2015之最后的盛宴

泡沫破灭

7月,杠杆上起舞的牛市猝然休克,接二连三的断崖式暴跌引发全市过半公司停盘,营造了史上令人瞠目结舌的股市奇观。数日迟疑之后,中央政府发起了一场”不惜任何代价”的救市总动员,勒令央行、券商、央企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先后在数个点位上企图阻止大盘的崩溃。
8月25日,沪指收盘暴跌8.49%报3209点,创下8年来最大单日跌幅,次日,沪指破3000点,自6月12日最高点5178缩水近40%,市值蒸发近三十万亿。已投入万亿资金的救市行动宣告失败,并间接导致了央行8月中通过汇改引发的人民币急贬以及后期持续的金融反腐震荡。

在他国,此番情形早已被定性为严重的金融危机,然而,因国人的财富绝大多数都沉积在房产中,而对于多数人来说,股市充其量只是一个撞彩头的赌场,则他们眼里的股灾更似一场大戏,观者喝彩,演者惊心,前者损失了,也不过是个门票钱,后者心有余悸,却可博个盆满钵满。实际上完成的是一场无声无息的大规模财富转移。

汇率改革

8月11日央行的汇改于全球市场算是一次黑天鹅事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几个交易日内急贬近百分之五,引发了全球市场的震荡,以至于对美联储9月的加息决策造成了直接的影响。央行的官方解释将此次贬值的触发点指向股灾救市导致的信贷意外扩张,其背后的故事不得而知,但这一事件标志着人民币脱钩美元进程的正式启动,至11月加入SDR,12月发布一篮子指数,基本上等于宣布这一进程难以逆转。
本来,钉着美元就是一种信心缺乏的表现,坐拥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仍旧钉着美元堪称是信心的极度缺乏。

假如央行彻底退出市场干预,2016年人民币贬值已成定局,只是其所造成的影响几何实属难测。

债务重组

动荡的市场令央行抢了财政部的风头,以致数万亿的地方债置换进行地几乎悄无声息。一个看似简单的挪移,将四万亿时代积累下的债务成本从10%降至3.5%,风险被近乎完美地从国有银行转移至公开市场,又恰逢股市的崩溃推动数万亿无处可走的资金流向债市,令借贷成本降至金融危机以来最低。使得这一成就成为2015年的高层动作中难得的亮点。

当然,也有新的泡沫若隐若现,然而和股市泡沫初现时相同,上面选择乐观其成,将其视作久久无法实现的降低借贷成本的捷径,完全无视其后蠢蠢欲动的杠杆,恐怕又要埋下祸根。

楼市复苏

国人一向以房子为最安全的资产,以致于这一笃信上升至宗教层面,进一步升华为对党国的笃信。因此,即使租金收益率不足2%甚至有时是零,即使房贷利率高于租金收益率2、3个百分点,即使房价年涨幅低于10%甚至停滞,即使三四线城市的房产大量处于空置,民众的选择仍旧是持有而非抛售。至于供需失衡的一线城市,更是很快便启动了新的一波暴涨浪潮。哪怕真真切切的复苏只是发生在屈指可数的几个特大城市,甚至有掺杂着泡沫的嫌疑,民众也宁愿相信这是复苏,宁愿预期触手可及的资产翻倍。

中国家庭总资产中,房地产占比70%。如果说有一天人们终究会对房地产失去信心,那必将标志着一个大时代的终结,但绝对不是现在。

联储加息

12月美联储的加息决议是全票通过的,其后隐含的信息是联储官员对美国经济前景看法的高度统一,这足以打消投资者的任何疑虑,也令人忍不住怀疑此刻仍旧唱反调的是投行分析师们的动机。

次年加息四次是目前比较温和的预期,如果油价出现反弹或者工资上涨加速,以致触发明显的通胀,加息的力度可能会出乎想象。7年的零利率时期足以让人忘却联邦利率高达5%的时代,那时中国GDP年增速高达14%,基础建设如火如荼,中国制造风靡全球……如今联邦利率再次走向5%之时,路在何方?

anyShare分享到:

Meta

cli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