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的游戏

19日晚,CY在装有水晶吊灯的豪华宅邸内就占中事件发出警告,声称普选会让香港的政权落到一帮穷人手中。次日,在场的媒体纷纷就此发布了相关的报道,巧的是,所有的报道都仅对收费用户开放,更增添了几丝讽刺的意味。

“If it’s entirely a numbers game—numeric representation—then obviously you’d be talking to half the people in Hong Kong [that] earn less than US$1,800 a month. You would end up with that kind of politics and policies.”

I've been confused for a long time about the mystery that inflation seemed disappeared in past years even though center banks poured huge amount of money into the market, now I got aware of the root cause - inequality, which gave the surplus money to those who are fairly rich and hardly consume more.…

由于牵涉到若干敏感词,香港事态的进展一直鲜见于内地媒体,而通过有限渠道传入内地的只言片语只会令人们对港人的行为表示费解。然而,纵使是当事者也不见得对自己的行为有多么清晰的认识,不过是囿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反而忽略掉那些真正促使自己走上街头却隐藏在表象之后的社会现实。

网易知名博主晨枫在博文中这样写道:

对学生来说,他们的示威是错了目标。普选只是一个手段,目的是把香港带出发展停滞的困境,代入可持续繁荣的未来。普选本身不能保证这样的结局,甚至可以说与这样的结果无关。
 8月,李嘉诚在香港推出的岚山公寓因每平方米10万港币的低单价和200万港币的低总价而备受港人追捧,藏着后面的现实却是香港高达0.537的基尼指数以及暗淡的就业前景。越来越多看不清前景的年轻人将此归咎于香港当局更倾向富人的政策,上街的冲动也终于因此如火山般爆发。具有戏剧性的是,与此同时,世界首富宝座排名第十五的李嘉诚在内地的演说时讲到,因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他夜不能寐:
“政府要有灵活方略,处理价值世界和实际世界间的微妙关系,特别在再分配的调节机制,不要让「贫富悬殊的愤怒」和「高福利负担」一事的两面现象,持续让社会停滞和不安”
假如首富没有扯谎,那么令他担忧的恐怕只有那些将世界文明史切割开来的的惨烈革命了。
争议并非局限于港岛,同年出版的Thomas Piketty新作《21世纪资本论》在亚马逊上大卖,一举刷新哈佛大学出版社的历史记录。而在美国,关于不平等的争论也甚嚣尘上。尽管市场震荡不断,联储十月终结量化宽松的计划应该已成定论,但宽松的效果究竟如何却至今仍有争议,耶伦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对贫富差距持续扩大的担忧,但始终没有承认联储的政策一直在推波助澜。全球持续多年的低息政策只是为富人提供了海量的廉价资金,让他们在股市和地产中赚得盆盈钵满。坏账由央行回购,风险让穷人承担。
世界10%的富人所占有的财富
世界10%的富人所占有的财富
世界10%富人所占有的财富在2000年以来的增长状况
世界10%富人所占有的财富在2000年以来的增长状况
金融危机中被称为兜底先生(Mr. Bailout)的Timothy Geithner 在其自传体新作《Stress Test》为自己的兜底行为辩护,声称为崩溃的市场注入资金的行为不是为了拯救华尔街,而是为了避免最终会损害普罗大众(Main Street)的全面经济危机。然而通读全书,却不难从其辩解中发现Timothy在刻意躲避的逻辑:如果在墨西哥事件中就不给华尔街兜底,是不是他们就会在亚洲市场上有所忌惮?如果在亚洲金融危机中不给华尔街兜底?是不是他们就不敢在次贷市场中肆意妄为。
最终,Tim获得了三剑客的称号,华尔街的垃圾证券换成了美金,黑大叔的房子抵给了银行。
来来回回,不过是一场富人的游戏。
anyShare分享到:

Meta

cli Written by:

One Comment

  1. August 18, 2014

    Hi, this is a comment.
    To delete a comment, just log in and view the post's comments. There you will have the option to edit or delete the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