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刚刚上大一的H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有多余的QQ号,如有就送他一个。我想了一想,便将自己用了两年之久的那个QQ给了他。

    这QQ还是第一次上网吧通宵时申请的,其中的好友不知换了多少茬,却没有几个还能使我稍有印象。而今,好友栏中又变得空空如也,正如当初刚刚申请时一样。

    这恰是整个网络给我的感觉。最初怀了满腔的热情和希望去上网,到头来才发现能够将我之希望实现的仍然是更现实的生活。

    确实有许多人在网络中寻到了他们所寻找的东西,而我没有,因为,无论在哪里,我依然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