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蝶舞

 
 


    后来蝶舞工作了,在南方一个吵吵闹闹的城市汗流夹背地赚钱。她的日记里再也没有什么月夜如歌、微雨似诗,当她停下笔来,手托下颌向外望去,看到的不再是澄净的蓝天、如血的夕阳,而是自己晾晒的衣裳。
    蝶舞知道,做梦的年龄已经过去了!

 

 


    蝶舞是那种活得很潦草的女孩,既不在意吃,也不在意穿。一年到头都套着条牛仔裤,蹬着双平底鞋,甩着清汤挂面式的长发。
    蝶舞在意的是自己是否快乐,而蝶舞确实是那种容易快乐的女孩。有一次蝉歌问什么是幸福,蝶舞回答“天气很好,阳光灿烂,一大早接到爸妈的电话说想我,还有还有,买完午饭之后,发现后面排着长长的队。”因为父母总是对这个不在身边的小女儿放心不下,而她又总是提前两分钟去吃饭,所以,蝶舞常常感到非常幸福。
    蝶舞是那种见了毛毛虫就尖叫得好象见到鬼一样,看恐怖片从头到尾都用手捂住眼睛只留一条指缝的女孩,不过她敢一个人上华山,下长空栈道,翻猢狲愁,插着腰站在那棵伸出悬崖的松树杆上照相,弄得她那美丽的、文静的、温柔的姐姐看了照片就忍不住象个没牙老太太般唠哩唠叨地痛斥她这种自杀行为。
    蝶舞的母校很漂亮,虽然在黄土飞扬的西北,每当春天到来,校园里还是铺满五颜六色的花,引得游人比对面兴庆公园还多。这个时候蝶舞就整天整天地计划晚上提着把剪刀去当采花大盗。蝶舞一边心怀鬼胎地坏笑,一边对各路同学甜言蜜语,以期骗到一两个头脑简单、心地善良的朋友替她代交罚款。由于部署周详,蝶舞喝水的杯子经常漂漂亮亮地灿烂着。不过蝶舞说她并不喜欢花,她喜欢树,特别是老图书馆前面的那棵雪松,“挺拔、伟岸、有沧桑味儿,就象情人一样!”她含情脉脉、厚颜无耻地说。

本文版权归蝶舞本人及燕阙空间(yanque.yeah.ne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于蝶舞
城南旧事
城墙
青龙寺
槐叶书屋
书院门
笛声
四月校园
夜市
贼城
    
寻找蝶舞的世界
感谢燕阙
后记
送别(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