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飞云,1954年生于内蒙古包头郊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讲师,油画系第一工作室副主任。

1978年-1982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学习。1982年-1984年在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任教,后调回中央美院油画系任教至今。

1985年:作品《小演员》在全国青年美展获铜牌奖。作品《洞窟》赴日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绘画名作展)后被日本福山博物馆收藏。作品《侧面》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同年有《我与古典主义绘画》一文发表在“中国美术”刊第一期上。

1986年:应邀赴非洲吉布堤为总统画肖像,后赴巴黎进行短期艺术考察,同年有作品《小演员》赴日本参加(中国现代美术家作品展)。作品《小姚》参加在孟加拉举行的(第三届亚洲艺术展)后被中央美院陈列馆收藏,并有四幅作品参加“国际艺苑”的首届油画展。
1987年:有14幅作品参加在柏林举办的(当代著名中青年画家作品邀请展)。

1988年:作品《北方姑娘》在全国第一届油画展上获“优等奖”同年此作品赴美国参加了“GHK”公司和中国美协在纽约举办的“龙CHINESE ARTISTS ASSOCIATION”油画展后被法国人收藏。另有五幅作品参加了“国际艺苑”第二届油画展。年底有10幅作品参加了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人体艺术大展),所有的作品均被收入画册和登载在各种杂志上。

1989年:作品《唤起记忆的歌》在全国第七届美展上获银牌奖。同年杨飞云的名字被收入日本出版的美术界大辞典《美术年鉴》中,同年出版了《杨飞云人体油画艺术》
画册。1989年10月、90年12月赴美国、英国、意大利、法国参观、访问、进行 艺术考察。
1991年:有五幅作品参加(三月)画展。(杨飞云的多数作品被国内外各类印刷刊物、画册收纳发表)


 


19岁


北方姑娘


侧面(1986)


孤独少女(1995)


唤起记忆的歌


静静的时光(1992)


那时我们正年轻

青年(1988)

爷爷的椅子


揪辫子的女孩(1999)


蓦然(1991)


童心(1997)


 

 

杨飞云油画论

——兼论古典风格油画在当代中国的文化价值和视觉意义

    杨飞云具有非常强的造型展开能力和描绘能力,他象一个交响乐的指挥一样出色地将作品的基本旋律进行充分地展开、呈现、深入、丰富。并将它推入艺术表达的高潮。杨飞云十分重视作品的制作过程和操作过程:“整日里苦心于把握和表达这种冲动,全部生活似乎缠绕在这里边,画大一点,还是小一点,用笔刷上去还是摆上去,色彩强一点,还是弱一点,造型方一些,还是圆一些等等。这些非常具体的简单绘画因素碰到一起,透过画家笔端在随时的敏锐把握和整体控制当中,决定着整个作品的表达力度,好画家就是这样通过笔尖扎实的实践,倾注全部心血创作的一幅幅作品积累所致。”杨飞云在造型上的整体把握能力和控制能力良好,这不仅仅是一种能力,更重要的是一种成熟境界才会出现的修养。
    杨飞云对不同时期古典风格艺术语言的深入研究既包括语言本身的问题也包括语言所蕴涵和指向的精神问题、情感问题以及它们的内在关系等等。他认为“一个艺术家的成熟需要技巧的准备、修养的准备、文化的准备、精神的准备和情感的准备,如果在哪一方面欠缺太多都不能成正果”。(杨飞云《日记摘抄》)同时,杨飞云也清醒地认识到语言技巧在艺术中的地位和有限性,他说:“世上有许多画家用无懈可击的技巧却创造出一流的艺术品是多麽值得我们深思。”
     杨飞云实际上是一位情感因素和精神因素十分强烈的画家,只是由于他个人气质和内向的性格使他外在性格上显得谨严沉稳,其实他的内心有一股沉潜的热流。正是这种内在的情感使他的艺术有了真实而充沛的情感因素和精神品格。
    杨飞云是真正悟到了艺术美的真谛和艺术形象美的真谛的一位画家,并且他力图在自己的作品中创造描绘对象内在美和外在美的统一和谐的境界,他认为这才是肖像艺术和人体艺术的真义

□邓平祥

理想与真实的抒情空间

—杨飞云的油画艺术


    第一次见到杨飞云的油画,便觉得其中散布着一种温馨细腻、理想宁静的抒情基调,然而这种情调并非是画家的唯美臆造,而是以自己的真情实感为基础的;画家无时无刻不在观察身边的事物,他的入画题材往往是自己身边最熟悉最亲近的人,常常就是他的妻子。
杨飞云接受比较正规的学院教育和进行创作是1978年踏着新气息考上中央美术学院之后。此时正值历史的转型时期,无论是社会还是人们的观念思想都呈现出与一时期极大的不同,属于社会意识形态的美术也积极地紧跟了时代的步伐,重新获得了自由的呼吸。一时间,从“伤痕”绘画到“乡土写实”绘画、从“形式唯美追求”到“新潮”美术运动都先后纷纷跃上画坛,或从不同的角度对文革进行反思和批判,或大力介绍西方现代艺术,80年代上半期的画坛呈现了一种“百家争鸣”的局势。而这时的杨飞云则在学院内部避开了这些喧嚣,扎扎实实地进行着基本功的训练,从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大师到丢勒,荷尔拜因、杨凡·艾克的作品,他都进行了近乎迷恋的研习,再加上靳尚谊尧师的及时指导,使杨飞云这位本已钟情古典油画的画家愈发意识到写实油画的魅力所在,写实油画的路子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
    每个画家都有自己迷恋的事物,只有这种迷恋感才能引起国家的艺术冲动,艺术趣味才能在此基础上得以形成。许多与来,在杨飞云的笔下,女人体、女肖像、很多包括自己的妻子,都成了绘画的主题。他曾直率地说他不喜欢衰老和丑陋的东西,而只有青春美丽的事物才使他激动,他要表现充满青春和美丽的形象。同时他又把这种“美”进行了“理想式”的加工,使之呈现出一种静谧含蓄、而又可亲可近的抒情基调。画面中的人物往往被安置在全家塔式的稳定之中,姿态是安祥的,表情,动作是含蓄的,光线是柔和温馨的,背景或是单纯的整体色块,或是安置几组井然的静物摆设,整幅画面呈现出一种理想的抒情气氛。画面上眼睛是画家最想刻画的地方之一,杨飞云笔下的眼睛大都是大而亮的眼睛,流露出一种似乎不可揣摩,但又充满希望和憧憬的目光。我曾经怀疑这是否画家走入了一种程式,然而只要会心观察,便会发现这正是国家的一种既定追求,它不同于刘小东新写实的眼睛,也不同于《父亲》式的目光,而是辐射了画家本身对人生和青春的一种热情肯定和向往的心态。
    杨飞云绘画的抒情空间是属于画家自己的,然这种构成又必须是以画家的真情实感为基础的。杨飞云艺术所表露的已不是文艺复兴古典绘画的那种高贵、可亲的人情味之中。细细品味这其中细腻温馨的感受,在真与爱中去寻找和流露作为自我的全部内在感受和真实情思,以画家真实的情感融入到理想的抒情氛围之中,这就不难领会扬飞云艺术的女性主题在大量的创作之后仍然保持巨大魅力的原因所在。
    画家独钟的审美趣味造就了他独特的艺术感觉,当人们走向室外迷恋自然时,他却倾心研习着室内的景致,他画人之常常忽略的细节,但又毫无斧凿做作之感,同时又巧妙避免了宣宾夺主的弊病。画家把真实的事物、心的情感营造在一个理想的抒情空间之中,表露出了画家对人生、对美丽青春的独特的把握方式和审美情趣。当然,也有人会说杨飞云的有些画画得太细美了,以至显出一种甜俗的情调,我觉得一个画家在追求自己的艺术基调时,会无意中出现一些偏差和过头,这都是正常的,只要画家摆正自己的心态,画自己真心想画的东西,这种偏差自然会弥补过来,杨飞云的大部分作品具有的那种超越低俗而求静谧典雅的抒情基调正说明了这一点。
    学院内部总有这么一批头脑冷静的画家。他们不为社会的喧嚣和好恶所局限,而是坚定地求索着自己的艺术之路。
    对于杨飞云的这种追求,我们暂且不管这种作风是画家在文革后的“唯美追求”,还是画家的秉性就偏好这种静谧与抒情,可以肯定的是杨飞云在学院从艺的道路上,拓开了一个源自画家内心的真实与理想抒情空间。□谷云